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時候上網搜自己的名字,或是搜大學同學的名字,偶爾還是會找到那張七年前的榜單。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是世新網站上保留最古早的一張榜單,是88年3月25日放榜的,其他學制榜單都只有從94年起跳,沒想到大學推甄的竟保留這麼久。我仍然記得放榜那天,我還因為腸病毒而倒在家裡,一個同學突然在學校打電話來跟我說我考上了。

那個時候,不知是怎麼染上腸病毒的,又是高燒,又是手口足症,得了才知道為什麼幼兒患腸病毒死亡率會高,連我這個大個子都受不了腸病毒之苦,何況小孩?我倒在家裡,好幾天沒去學校,當時心裡越想越難過,總覺得去推甄面試時當場已經輸給很多人,我既沒有準備什麼資料現場帶去,跟老師應答也二二六六,長得又不是很好看,更不像其他女考生穿裙裝前往。想到那些場景,窘到不行。於是臥倒在床上的那幾天,每天痛哭流涕,心想根本不可能考上,恐怕以後要在南陽街渡過餘生了。但後來就是考上了,該系之錄取率是百分之二。

這次在七夕時貼七年前的榜單總有一些弦外之音的意義。一張高中時推甄進大學的榜單,並不只是單純的在高中與大學兩個階段有具體的意義,還有個人一點點無聊的小小愉悅。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新大學
八十八學年度大學推薦甄選入學招生
錄取名單
(各系錄取名單僅供參考,正確榜單仍以招生委員會公告為準)
--------------------------------------------------------------------------------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到了內分泌科,終於拿了一大包糖尿病的藥。於是一天吃三種藥,包括糖尿病的藥、高血壓的藥,還有女性荷爾蒙。內分泌的醫生交代了一些事,像是只要明顯有油的東西就不要吃,澱粉類的東西也少吃,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把體重跟作息控制到正常的情況。總而言之,就是減肥啦,只有減重才是排除這些病痛的條件。

婦產科的醫生問我有沒有試過減肥,我說很多年前因為心臟病的關係,我曾經試著減肥,從原本有破三位數的體重,減了十幾二十公斤,卻因為太高興了就懈怠掉,從此一直就這個模樣了。醫生說還是減肥吧,減肥對女性生理的情況也會有改善的。當然,更不用說心臟醫生了,我最早就是因為心臟肥大才去看醫生的。

從本來大口吃飯大口喝水,而且來食不拒的飲食狀態,一下子變成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人生實在是太痛苦了。再來就是吃藥,吃了以後有副作用,就是拉肚子,於是早晚飯後總要跑廁所跑幾次,此人生第二痛苦之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胖子萬事哀,這種事到今天真的有很深的體會。

其實因為身體胖,年過二十歲之後很多毛病都浮上來,最先開始的是心臟肥大,後來是高血壓。最近因為某個原因,終於鼓起勇氣去看婦人科的毛病。結果今天檢查報告出爐,我得了某種血糖跟胰島素有問題的老人病。

當然有人說,可能檢查也會有虛驚一場的情況吧。不過我想我這不是虛驚,大概真的就是這樣了,畢竟肥胖胖久了,很難不出問題的。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前我在遊戲基地「戀愛模擬共和國」板當獨裁板主的時代,搞出了所謂的小說接力活動。不過接龍的點子,卻是在更早之前由另一個板主SoSo想出來的。只是後來我想到了高三升大學的那一年夏天,和幾個同學百無聊賴,又一心想要投稿寫言情小說。結果想來想去,竟然就以包括我在內的六人小團體為體裁,構想了一個「永春列傳」的系列作。不過因為我頭腦不太好,每個都只想了個開頭以及中間的片段,最後竟然沒有一個可以完成的。

當時無聊之下,竟然還拿平凡跟陳淑芬的光碟畫集,抽了幾張圖,仿言情小說的封面格式,自己也編了幾張「小說封面」出來。所謂的「永春列傳」,一共有六篇,當初依照順序想做的是:「叫我淑女」、「夢回明宮」、「搖滾浪漫」、「漫畫情人」、「危城戀心」、「長干再行」。後來把文章拿去戀模板當做接龍的題材,並將人名與故事地點都日本化,以符合拿戀模軟體進行時的「感覺」。除了把「漫畫情人」改名為「天高氣爽」並拉到第二篇進行,一路接力下來,我覺得感覺很不錯。但是到了「危城戀心」那裡,我竟然自己斷頭了,從此後面沒有再接下去,第六輪也沒有編出來,實在是很可惜。

從小說接力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四年的歷史了,或許也因為由「永春」改為「笛崎」,真實世界的成份漸漸從小說裡被抽離,裡面架空的部份變得很多。原本早在七年前想出這些故事時,只是為了反應過去的生活(例如淑女在高中時的驕縱個性,以及當時對同人誌或COSPLAY的幻想),或是完成一些夢想(例如W希望男友跟志志雄真實外加緋村劍心一樣:繃帶、火傷、刀疤)。接力以後,開始參雜入別的網友的想法,也就漸漸成了一個熔爐,匯整了大家對這些戀愛情節的見解看法。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台北的颱風情況沒有很嚴重,不放假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一件事。雖然在颱風來襲的前一個傍晚當我在離開陽明之前,已在山上不知吹花幾次傘,不過昨天看看外頭,風雨好像看起來並沒有很大,出門工作顯然是勢在必行的一件事。就在早上刷完牙準備換衣服出門的那個moment,老闆打了一通電話來。

「我人已經在辦公室了,今天山上風很大,我看你還是不要來好了。」

老闆的一句話讓我實在感動萬分,即使台北市照常上班上課,我還是快樂的在家裡打混過了一天。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想念兩個同學,一個是上一篇無法寄出email的,我稱她小雞好了。另一個,我稱他為J,因為我也不曉得他到底要用哪個英文名字,國中時他自稱叫James,但是後來他寄來的信又自稱是Jason,反正字首都一樣,就叫他J吧。

我想念J的感情跟小雞是不一樣的,在事隔十年之後或許是因為人真的開始老了,會追憶過往的日子,每天每天不停的想要找到他們。我認為我跟小雞是朋友,但卻不知道我跟J到底是不是朋友,只知道我常被他虧,最後會鬥嘴,這大概也是一種另類的朋友吧。雖說如此,我對J的了解卻沒有比別人深,或許是他很愛耍神秘的關係吧。

我為了J的菜市場名而深感苦惱,雖然我試圖把六千個網頁都踏踏看,但看起來好像是這個年齡的同名老兄也非常之多。昨天致力於推廣自製遊戲軟體的同好子商本來為了向我催稿才用MSN來敲我,我卻很無聊的透露出我想找人以及背後的一段往事。就在一邊聊事情一邊翻找東西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七年前那封他寄來的同學會邀請函。可是……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一直很想念以前的朋友,所以上網用他們的名字做了搜查。

我以前沒什麼朋友,所以直到今天,在那個時候認識的人裡,只有兩個人會讓我比較想見,但其中抱持的心情是不同的。其中有一個人是菜市場名,既然用google找了卻分不出是不是我想找的,只好在各大網誌下手,但找到的也都不是他。另一個不是菜市場名的,我找到了三個有她名字的網頁。

一個是當年大學聯考的榜單,一個是她四年前為了做畢展徵人而刊登的廣告,一個是今年她朋友在自己的網誌裡提到她。但是從那個朋友的網址裡看,她似乎在國外留學的樣子,而且那個朋友好像只是一時興起玩部落格,寫沒幾天就沒再寫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國中時的同學,我們偶然在某個場合見到面,他交給我一張寫了他聯絡方式的紙條,而我將那紙條收在一本自己最近用的本子裡。

醒來之後,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是夢而已,但是卻莫名其妙的激起我想知道那些國中同學們的下落,一連好幾天都在上google輸入他們的名字。尤其最想知道夢見的那個人究竟在哪裡,我很想他,非常的想他,可惜他是個菜市場名,在茫茫的六千多個搜到的網頁裡,我竟然無法找出他到底在哪裡,現在在做些什麼。

連帶的,我懷念起國中的人事物來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