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到七十一去訂月餅,不是我要吃,我只是受人之託去訂月餅給人當禮物。花了兩千多塊買月餅,拿到三十二個小叮噹磁鐵。以前一次拿最多的時候,不過是在買KERORO基地組時,一次拿了六個無嘴貓胸章回來。三十二個磁鐵,也夠可觀了。店員特地拿了紙袋把磁鐵都裝進去,乍看之下還真像是在路邊買的一包車輪餅。

回家以後一個一個拆開,在不重覆的原則下,三十二個大概也可以把我不足的部份都補齊才是。偏偏天不從人願,除了幾個道具版的磁鐵以外,只有一個國家版的是缺的,其他則是不斷在重覆。我比較有興趣的還是在折價券上,結果三十二包裡,有一包沒有折價券,有一包的折價券是條碼被截斷的。這樣算下來,也有三十張折價券。

慘烈的是,三十張裡有十一張是「滿漢大餐全系列」泡麵券,四張是「好勁道全系列」泡麵券,足足有一大半都是泡麵。接著有四張「健茶到油切檸檬茶」、兩張「純喫茶」、三張「每朝健康綠茶」、兩張「統一優酪乳系列」、「兩張貝納頌系列」、一張「波蜜高纖順暢果菜汁」、一張「益菌多」、一張「多力多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許久沒有出現在MSN上的高中同學D總算是上線了,聊著聊著,提到我想寫宮闈秘史小說的事,就連帶把劉楚玉、劉子業姊弟兩人狗屁倒灶的往事也一同說了出來,他們行為之荒誕,讓D直呼這應該是野史吧?難道當時沒有人能制的了這樣的皇帝?

在回顧劉子業殘暴荒唐的一生時,突然讓我想起一部叫「羅馬帝國豔情史」的電影。電影裡的羅馬皇帝卡里古拉一樣年輕殘暴,與自己的妹妹亂倫而惹人非議,又殘殺親人與下屬等。劉子業亦然,他強行將姑母新蔡公主納入後宮,也用殘忍的方式殺人,或許他與其姊也有些不尋常的關係。大概因為互有相似之處,總會忍不住將劉子業的外貌,聯想成像飾演卡里古拉的Malcolm McDowell一樣。

說起這部電影,很久以前就曾經看過,那是在小學六年級時的事。當時台灣還是小耳朵亂亂跑的年代,家裡隨便都可以看到一些有的沒的日本衛星電視台。其中接收到一個日本的衛星電影台Star Channel(http://www.star-ch.jp/),二十四小時都會播放電影,而且經典電影、藝術電影都播得不少,可能從五零年代以來的片子都會播。除了偶然看到「羅馬帝國豔情史」之外,有一次還瞄到疑似是「豚小屋」的電影,至於奧黛麗赫本、伊麗莎白泰勒等人的經典老片不在話下。他們也播中文片,曾經看到「大紅燈籠高高掛」。還有其他一些神奇的電影,可惜當時不懂日文,雖留下一些印象,但現在要找都不知從何找起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5 Mon 2006 23:46
  • 塔羅

想一個人,想到開始求神問卜起來。

以前不大相信塔羅牌,至少對只靠隨機抽圖樣來判定事情結果而感到牽強。尤其當聽多了「星座血型只是用模稜兩可的詞語讓人感到準確」之論調後,就覺得算命占卜也就是這麼一回事而已。

對於塔羅牌,我一向興趣不大。除了上面的因素外,塔羅牌的牌多,意義複雜,也是令我望之怯步的原因之一。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已經是前天發生的事了。

真的像是連續劇,以前總不大相信有人會做出有連貫性的夢,現在確實見識到了。

先前的第四夜,夢見在外食的場合,偶然見到他,但在口頭試探下似乎不可能有進展。那是個失望的第四夜,原本以為應該不會再有後續發展,卻又再一次出現在夢中。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從開始玩網路到現在,算算都快要九年了。在頭兩年時,玩的大都是聊天室。那個年代聊天室還很乾淨,就是純聊天,還聽說有人因聊天而結緣的,也沒什麼一夜情援交那些亂七八糟的事。當時用了好幾個匿名,現在還真是沒幾個記得住的。我用最久且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用的,就是「歸蝶」(kichyou)。

我開始用「歸蝶」的稱呼到處亂跑,大概是在高三時候的事,當時剛接觸「將星錄」,開始入門戰國史。從將星錄裡,看見幾個古代女性的名字,最特別的就是「齋藤歸蝶」,有別於阿松阿菊那一類菜市場名,在古代大概是獨一無二的。後來又看了山岡莊八的小說,看了大河劇「信長」,在還不知道史實的情況下著迷於這名女性,遂以此女之名做為自己的代稱。那個時候也還沒有學過日文,所以設帳號那類東西時就自己對著五十音表跟羅馬拼音去湊,其實應該要寫作kichou的,既然用了這麼多年,就將錯就錯,大家看習慣也就算了。

後來我在三立板橫行了兩年多,不明究裡的人就直接把這個帳號音譯為「起秋」,並以此直覺「板主是男的」(當然對「板主是男的」判斷依據似乎還包括只要當板主都應該是男的……),真是夠粗俗夠難聽,「綺麗的蝴蝶」變成生理反應,實在太慘烈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7 Sun 2006 17:13
  • 粉瘤

打從上禮拜開始,脖子後面的那顆陳年老粉瘤就開始在作痛了,而且還破皮。這禮拜從花蓮回來後實在很受不了,就到皮膚科去求診。醫生說,這東西應該在還很小的時候就手術把它切掉,但是我就心想,我長這東西時連十歲都還不到,也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又不痛不癢的,怎麼知道要把它切掉?後來,讓醫生先把這粉瘤處理了一下,上了藥包起來,脖子上黏著塊紗布走來走去,實在是不怎麼好看。之後我上藥試著不貼起來看看,結果粉瘤的味道自己跑出來,只好又把它蓋起來。

雖然查到很多人的經驗說割粉瘤只是很簡單的門診手術,但聽到「手術」這兩字就讓人頭皮發麻。到現在好幾天了,又是吃藥又是擦藥,雖然還是痛,不過已經沒有上禮拜那麼痛了。明天要開學,不知道還要不要貼著紗布跑出去,這東西一貼,每個人都會直接問:「你脖子怎麼了?」看樣子還是得觀察一下才行哪。

上網可以查到很多關於粉瘤的事,還看到有一名男子胸前長了一個超大粉瘤的照片。醫生說我這粉瘤其實算大的,我想跟那名男子比起來,我這應該是小巫見大巫了。雖然粉瘤實在是讓人困擾,不過只要想起還有人比我更嚴重的,心裡就感到安慰些啦。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很期待這次旅遊的,結果今天竟然從一早到現在雨沒停過,連天色都一直是昏沉沉的。

雖然下雨天海洋公園是不關門的,據說也一樣有表演,只是外頭的遊樂器材是不能玩的,但是就是心裡會有芥蒂。去年到海洋公園時,玩得不怎麼盡興(一早從天祥搭車出來,遇到大塞車,一直到十點多快十一點才到海洋公園;原本預訂三點半才要離開的,卻被司機催說三點十五就要走了),所以今年才決定再去一次海洋公園。這次跟台鐵訂行程,想說就住他們自己的悅來,中間還有交通車,可以一直從早上九點玩到下午五點,還順便又選了太魯閣半日遊的行程。結果雨這麼一下,說要下三天,那可真是有得玩了,讓人看得是欲哭無淚。

我對花蓮似乎有某種執著的情感?其實也才去過兩次而已,第一次是高中畢旅時去的,第二次就是去年,今年是第三次要去。每次去都覺得很美,但總是不能玩得很盡興。高中畢旅是一大堆人去玩,而且想當年我們永春一行人到太魯閣時,一碰就碰到成淵畢旅剛好也在那裡,結果現場就兩校學生擠來擠去,到處是人。那時我們車子停在天祥,我就跑到天祥晶華去乘涼。當時成淵就住在天祥晶華,永春則是男生住花蓮中信、女生住亞士都。住亞士都住的也不怎麼高興。從此就對大廳看起來很漂亮的天祥晶華有一種執念,心想我下次去花蓮時,一定要住天祥晶華。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似乎已經沒有那麼想他了,卻又意外的夢見他。

總覺得這一系列的夢是很有次序,從一開始的夢以來,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如果第一個夢是開場的預告,那麼這一系列的夢,真像是部連續劇。

兩三個月前,突然夢到他,夢到他留下聯絡的方式,我夾在本子裡。醒來之後,一種想見他的感覺油然而生,很想他,很想見他,也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然後,為自己以前錯過的機會痛哭流涕。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下定決心去訂台鐵的海洋公園三天兩夜遊,跟妹妹一起到台北車站去把事情辦好。這次直接訂他們的專案,有大失血的感覺。去年一樣去海洋公園,不過是向天祥晶華辦,一開始只要交訂金就行了,但是自己也同時要東奔西跑,打點火車票什麼的。當然雖然這次付的錢比較多(還多很多),不過讓他們先幫忙代辦就好了,對我這個現在還有外務的人來說也相對比較方便。

比較點點點的是,要訂下禮拜一到三,卻說普通的房間已經沒有兩張單人床的,只有一張雙人床的那種房,我妹打死也不肯跟我睡在一起(嫌我睡姿不佳,我還沒嫌她鼻子過敏的毛病哩),只好又花了一筆錢升等到豪華山景房。我是不知道豪華的跟精緻比有什麼差別,只知在PTT也看到有人批評那一帶鄰近某種「豪宅」,有礙觀瞻。希望到時候別真的往外看看到什麼奇怪的豪宅,當然也不希望房間是那種只能看到飯店內部的(去年去天祥晶華,就被排到只能看到他們中庭舞台的房間)。總之,我對悅來還有一小點期待,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只有搬過一次家,而且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於是在我求學過程中,我的活動範圍,一直沒變。以前唸的小學,就在家附近;即使是國中,也是車程不遠的地方。但是我發現,至少在國中與國小的這九年當中,曾經跟我是同學的人,少說也有百來人,但當離開學校後,這百來人卻怎麼遇也遇不到。以前會很刻意的不想看到那些同學,也就是自慚形穢而已(再加上本來就沒什麼人緣)。過了十年後,反而覺得在這麼小的地方,卻怎麼見都見不到面,反而有點感傷。

小學高年級時的同學,我稱她Fanny好了,她後來和我一樣越區去了明湖國中(另一個同班越區的男同學,高中以後就到加拿大的樣子,鐵定見不到)。她本來國中以後唸五專,但五專畢業後又插大,仍然跟我唸了一樣的大學。一直到上個月,我偶爾還是會在路上碰到她。我在幾年前曾經跟她說:「欸,我們已經認識十年了耶。」她很囧的回答:「別跟我這樣講,聽起來好噁心。」

當然不是兩人認識這麼久很噁心,應該是文謅謅的感覺很噁心。認識十年而能一直有聯絡的,恐怕也只有Fanny跟我幾個高中同學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不是因為沒有到台北車站那邊的打算,不然我實在很不想去燦坤。

燦坤這間店有個響亮的綽號,曰「黃色鬼屋」。每次進去,多少會聽到他們不斷播放店歌,喊著「燦坤燦坤燦坤」(聽到這裡,大概是順風婦產科後遺症使然,一直很想給這句口號後面加個YA!)。我最常去買的東西,也就是光碟片、墨水之類的,其實並沒有特別便宜,純粹是圖個方便而已。到光南去買還便宜得多,但是燦坤就在附近,便利性比全國電子或泰一電器高得多,東西也比較多(我自己在這一帶的比較是這樣),似乎在那裡買東西是不得不然的結果。

討厭的是,每次買完東西,結帳都會有種被騙的感覺,本來就知道貴,發票一打出來更心痛。櫃台小姐總是用著不怎麼和顏悅色的表情說:「這個只有會員才有打折喔。」我真想罵她,對,我知道會員才有打折,所以你剛不就問我是不是會員了嗎?我看起來就很像是後會再跑到店裡跟你盧沒打折的人嗎?真的是很討厭的感覺。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