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在看「華麗的一族」,當然是電視劇。並不是衝著男主角還是什麼的,而是因為那個爆高的收視率。看了之後真是充滿了驚奇感,裡面最吸引人的不是男主角,而是男主角的長輩們。這些長輩們不愧都是實力派硬底子的,看他們演出確實有精彩之處。

驚喜的還包括服部隆之的配樂。早在十二年前三國志第五代時,就為遊戲裡動聽的配樂感到驚豔,不但在遊戲不玩以後還可以把光碟拿來當CD聽,後來在很多電視劇裡也可以聽到盜用三國志五的那首片頭曲當配樂(港劇「天龍八部」)。後來服部隆之也作了很多檔電視劇的配樂,有印象的有「別叫我總理」、「新選組」、「交響情人夢」。不過真的能讓人會回想起三國志五的,大概就是「別叫我總理」與「華麗的一族」。聽說這次「華麗的一族」原聲帶很多人預購,我也很想買一張,可惜我去日本玩的時候還沒有到他們的發售日,只好聽聽電視劇裡的配樂也就算了。

還有一重驚喜,這是在PTT日劇板上看到的,說是有在台灣銀行取景。不說我大概不知道,但一說就發現這個看起來很壯觀的景其實有很多bug在裡面。大概最明顯的就是那一堆拿棕色皮套套起來的電腦螢幕、刻意遮起來的電腦主機。雖然拿了幾個老式黑色轉盤電話放在捉上,也擋不住一個黃澄澄的台灣出產滑鼠墊。當然還有關掉又遮不起來的LED,以及牆上一堆監視器。但是當背景華麗的配樂一響起,如果不是刻意要去抓毛病,這一幕應該也沒什麼好嫌棄的。倒是看到有人說在幾分幾秒時,哪個位子有個歐吉桑,好像是常常在「玫瑰瞳鈴眼」裡出現的演員,看了著實讓人有點噴飯。但想想也沒什麼,人家到台灣取景,難道還要帶著一堆日本臨演來嗎?當然是就近取材,用台灣的臨演吧,反正他們也沒有台詞。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又一直哭,一直哭,並不是又犯了傷春悲秋的毛病,而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倒霉,倒霉到我不知道是上輩子跟人結下很大的仇,還是我這輩子到廟裡燒香都不大虔誠的關係。

這就叫做「遇人不淑」吧。一開學因為跟別人都不熟,所以隨便就跟剛好坐在旁邊的人組成一組,這就是惡夢的開始。從此以後,報告內容從來沒討論過,在線上沒看到她幾次,就算看到了她也是早早就下線。跟她約了時間,時間到了她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才說忘記跟我有約。好不容易看到她上線她寫信給我,都是來催報告的。本來要給借她看的書她說不用,等老師問起這本書的內容時推說那是我的,結果我也沒看(這部份本來就不是我要看的),只好被老師罵一頓。兩個人的報告內容,我寫了十幾頁,她十頁不到,我多寫多錯多被罵。

後來我還是把那本她本來不認為重要的書借給她了,那是因為老師提到讓她不得不看。結果如上所言,約了時間要借她,她竟然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終於把書交給她,第二個禮拜跟我講說她把書弄溼弄皺了,只好把書賣給她。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也不知道自己幹嘛這麼怠惰,明明打從很久以前就立志要把報告趕快寫完。反正也就這兩篇報告,好好做完可以好好放假的。但就是忍不住會被外在吸引而怠惰下去,一發不可收拾。

現在只要在家,PTT一定每天斷續連他個十二小時,幾乎是從睡醒連到睡覺。這好像跟三立板現在生意很好有關係,因為常常有人po新文出來。再不然嘛,就是開電腦遊戲,又玩他n個小時。拿昨天來說吧,本來開了電影夢工廠,只想玩他一小時,玩著玩著竟然就玩了八個小時(那也跟剛好昨天連續八小時都沒當機有密切的關係)。還有看第一味的誘因,睡午覺的誘因……林林總總一堆原因,就是很難定下心去寫作業。

天氣這麼好,真想出去玩啊。話說我到今天已經三天沒出門了,再加上明天應該就是四天吧。不過這也沒有破記錄,想當年我有個暑假長達半個月沒有出門,現在想想真是一件壯舉。據說古人為了讀書著作可以好幾年不出家門,現代雖然有網路跟電視可以打發時間,不過要連續這麼多年不出門,關在家裡應該會發瘋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跟我妹坐在重慶南路的肯德基暴飲暴食時,講到了這麼一個話題。她說她人緣實在不佳,到現在要找小組也沒人願意跟她分一組。以前當然人緣更差了,她說她從前上國中時似乎有暴力傾向的感覺,現在想起來也覺得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很暴躁,總之就是因此不受人歡迎。我說,我以前也是不受歡迎的那種人啊,所以分組都沒人會想跟我分一組,最後一堆分不到組的人就湊一組,但是人家也不太會想理我。

尤其國一最痛苦,一整年處在被人欺負的狀態。當時的遭遇,是現在回想起來都會怕到邊哭邊發抖的,而且會長達好幾天都處在陰影當中,我之前在PTT做這種被同學欺負的告白時,就有很深的體會。但是現在會覺得很幸運,因為現在的小孩更恐怖,我們當年民風比較純樸。要是換做現在,大概什麼威脅恐嚇毆打強暴都會出現吧。

為什麼當時會被人欺負,其實過程就是這樣:班上有大姊頭而又被她言語欺負,忍無可忍所以告訴老師,老師把大姊頭罵一頓,大姊頭變本加厲欺負人。於是,就開始長達一整年的惡性循環,感覺班上的人都要聽她的話一樣。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在輔導室出入,因為當時的一個輔導老師知道我被欺負,所以她願意聽我說話,幫我想想解決的方法,所以我還被大姊頭稱做心理變態過。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8 Thu 2007 02:23
  • 恩人

對我有恩的人,我往往都會很感念,即使對方之後有些他人不能認同的行為,但我還是不會在心裡減損他們的地位,或許這就是一種感情用事的心態吧。

想當年當我高三時自覺我大概考不上大學的時候,鼓起勇氣就跑去推甄,心想「至少要給自己多幾個機會」。那段期間真是心驚膽顫,一開始要擔心學測會不會過,再來又要擔心二次筆試跟面試的事情。我是一個在班上成績實在不怎麼樣的人,最慘的時候曾經考過倒數第二名(雖然高三時大徹大悟,模擬考成績一度往前衝),而且長得也不怎麼上相,遇到很多人就講不出話了,更自覺其實文筆不怎樣。這麼多自卑的問題,讓我直覺「只是去考陪榜的」。因為中獎機率實在不高的樣子,我爸甚至出言說,如果考上,那他就給我多少錢,我想那應該是他覺得我實在看起來也考不上的樣子。

後來學測過了,過得還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國文在頂標的十四級分。只要剛好到了這個頂標,總級分又還過得去,就過第一階段了。我後來有個大學同學,她當年總級分比我高很多,只因她國文只有十三級分,只好飲恨。這個情況真的非常意外。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突然很懷念以前的東西,看著書櫃上放了一堆舊雜物跟國中時的書包,雖然它們已經不知積了多少年的灰塵,還是很努力的把它們拉下來。索幸當它們滑下來的時候,沒有砸到頭,不過灰塵也真是夠恐怖的了。

國中書包裡有十年前用的文具,還有當年苦命的考卷與聯絡簿,一些小獎狀跟收據,不過已經不知沾到什麼東西都黏住了。書包裡還有一堆橡皮筋,都黏在書包裡,大概一拉就會斷掉吧。想當年我們上國三時,每天晚上都訂外頭的便當,長期下來也收集了不少橡皮筋。當時我們無聊的時候,就會拿橡皮筋射來射去,真是超白目國中生行為。

本來我以為會找到什麼可以讓我感動到痛哭流涕的東西,結果並沒有。考卷收據之類的東西,早在當年就該丟了吧,只是放到現在,真的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因為已經變成老古董了。說不定再放個十年,都可以拿去展覽,這可是當年還有高中聯考時的副產品啊!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要來說生日快樂了。今天是小雞的生日,我一直都沒忘記,因為她說她的生日有三個「1」,一月十一日。

好像除了生日快樂,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能說的。我只知道,她是我國中時代非常重要的朋友,或許也是唯一的朋友。即使有時候還是疏遠的,或是也有鬧翻的時候,但她一直是重要的朋友之一。

我是個很念舊又很不肯丟東西的人,總是把各個時代的東西堆在房間四處,當不經意發現的時候,會很有驚喜感,然後就開始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國一那年我生日,小雞送我一個玻璃瓶,裡面有紙星星、香水粒跟松果,後來它跟其他的星星罐一起被我藏在五斗櫃裡。國二那年的家政課,要做牛仔布背包,小雞幫我在上面設計畫了兩隻黃毛小雞,現在那個背包放在書櫃最上方,跟我那國中書包與高中紀念書包為伍。國三要畢業前,我們曾經一起跑到學校附近的三商百貨(現在已經沒有了),互相挑選一份禮物送給對方,我拿到的是一個綠色噴霧玻璃的小熊燭台,現在還放在我家客廳電話的旁邊。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看到大王(他踢)的日記圖片裡是感嘆自製遊戲從來沒有做出一個成品過,講得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我從大二以來接觸戀模,到現在完全沒有一個完整的成品出現過,甚至是已經退出戀模界了。然後很多企劃跟檔案就壓在那裡,沒有見到天日的時候。

想到很多沒有完成的遊戲,最痛心疾首的一次就是「戀之彩」。戀之彩大概是笛崎物語系列的校園生活精華篇,而笛崎物語系列的創作讓我有很多的回憶。

笛崎物語裡,一共有六個女生角色,是同學也是朋友。事實上,這六個女生的原形,就是包括我自己在內跟其他五個好友所做成的。因此在整個創作的過程裡,雖然美其名是大家一起創作,但在某些細節等等的故事發展中,我覺得我自己有特別去主導過。而這六個女生的六個故事,原本也是當初高中高畢業時,戲言說要寫一組系列言情小說,就用大伙當主角。笛崎物語目前出現的五篇作品,標題都是當年定的。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9 Tue 2007 03:30
  • 爆肝

很多人常常會因為熬夜不眠或飲酒過量,就說自己爆肝了,但是真的把肝玩壞的年輕人,應該是沒有多少個。我向來是不喝酒的,頂多偶爾小喝一點氣泡梅酒或是氣泡水果酒那些酒精低又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東西,可能一年半載才喝他一次。不過熬夜倒是常有的是,我要是在半夜一點前睡,反而有點不太正常。

我打從出生起就活在B肝的陰影下,照理說更應該要懂得保肝之道,可是偏偏就是把自己養得很糟糕,於是肝功能幾乎沒有幾次正常過的。去年九月健康檢查,肝功能都正常,到了十一月不正常,這個月抽血一看又變嚴重了。不過再怎麼嚴重,也沒有我前兩個禮拜找到五年前健檢報告那麼驚訝,五年前我的肝功能一個七十幾,一個高到一百一。現在好多了,但也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現象。

今天去醫院,就被醫生開了保肝藥之類的東西。上網查一下,算是天然製品,應該也沒什麼大礙。只是一想到年紀輕輕就爆肝而要保肝,還真讓人難過。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8 Mon 2007 03:00
  • 朋友

打從昨天跟一個現在同班的同學在MSN上聊了兩個多小時後,才發現我真的是沒有朋友的人,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好像一直以來都處在自閉狀態一樣。或者說,在這前一天的一個論文發表會,這樣的感覺已經格外強烈了,只是到聊天時才更加確定這種想法。

我花了三年考研究所,結果現在同學他們自己都是應屆年紀相近的在一個圈子,我跟他們不熟,甚至還比不上外校考來的人。一個學期下來,我大概只有在昨天的MSN聊天時間,是話講最多的時候,不然幾個月以來根本沒什麼人理我,有打招呼就已經很不錯了。

於是我想起我開始學習的二十年以來,有幾個朋友?而之後真正有聯絡過的又有幾個?真的要去細數,實在不是什麼好看的過去。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緯來日本台要播出許多新日劇,不過片名翻得都頗令人要翻桌。「不能結婚的男人」變成「熟男不結婚」(熟男熟女用上癮乎?),「Top Caster」變成「主播台女王」(嗚呼,現在天海祐希一出馬,必呼之為女王乎?),「詐欺獵人」最誇張,變成「詐欺花美男」(這片名會讓我覺得要不就是喜劇,要不就是美男子周旋詐騙有錢女人的故事,我也不曉得原來山下智久是以花美男聞名?)。遺憾的是,主播台女王的第三集因應在日本被抗議(影射細木數子),在台灣播出時也被抽掉了,不然我覺得這一集其實還算精彩(看椿木春香如何對抗女神棍)。

詐欺獵人(對不起,我不想稱之為詐欺花美男)相較之下就沒那麼吸引人了。山下智久與堀北真希的配對,原本在改造野豬裡是比較有趣的,也比較年輕(高中生)。結果一轉眼,就變成大學生,而且故事較陰沉。堀北真希大概也就定型演陰沉嚴肅型的角色了,不但在詐欺獵人裡感覺不討喜,連後來演鐵板少女小茜都有種放不開的感覺(當然,那個劇本感覺不怎麼樣也是其中一個問題)。我還是喜歡電車男裡的堀北,尤其是當她在家門口燒被宅男摸過的毛巾那幕。

最後要來說這個不能結婚的男人,如果要說我看了一年幾檔日劇下來能夠從頭看到尾(不快轉)的,大概就是這個不婚男和松子兩部吧。松子演到後來我覺得很乏力,但不婚男是真的精彩。在現實中,人人都可能會像松子一樣有做錯決定的時候,但要倒霉到那樣實在是很不可能;至於不婚男,則是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這些角色在你我身邊或許都會遇到,這是不婚男最讓人讚賞的地方。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接下PTT三立板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半,從三個板主變成只剩一個板主。這個板很冷的時候(金色摩天輪,鄭公接掌編劇期)可以冷到連續好幾天都沒有人,而最熱的時候,也只有在完結篇的時候會出現(尤其是龍捲風,摩天輪的行情就差了些)。今天是天下第一味第一百零一回,卻出現了板上超過五百四十人並進入熱門看板前十名的情況,真是讓人看得痛哭流涕。

我一直覺得好像是大家會去注意到底劇中雅芳跟誰有一夜情,才使得今天人次這麼高。當大家說黑衣手出現以後,我才跑去看到底在演什麼,但是卻看到一連串感人情節,父母對子女即將結婚前夜的真情流露(突然想到「大雄結婚前夜」故事裡宜靜跟她爹的對話)。當然也看了劉俊英發酒瘋,說真的,一個高學歷的男人被寫得跟一個國中生沒什麼差別,編劇也夠強的,先撇開演員本身目前不得觀眾喜愛的因素,我覺得劉俊英應該可以有更好的表現方式,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樣。

至於雅芳到底該跟誰配,雖然現在大勢抵定就是強哥了,但我還是一直不想放棄支持大川兄,這種支持特定螢幕情侶的感覺,大概和那些支持酸梅苦瓜配的良民也沒什麼差別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一年,我都會有一種衝動,想要立志寫日記。

高一的時候,曾經斷斷續續寫了半年的日記,現在回味都會覺得出奇的有意思,雖然不是什麼很好的文字,卻記了很多後來根本想都想不起來的事情。後來就再也沒寫過日記,直到大一時想試著寫,寫沒幾天就處在半途而廢的狀態。又過了沒多久,出現網路CGI形式的日記,有一陣子自己架了日記的網站,但過了一段時間後,那個空間消失了,這部日記也就從此埋沒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大學畢業後,又開始想寫日記,那是為了想記下媽媽最後的日子裡的生活,當做回憶的一部份。但是還是失敗了,我的毅力似乎不足以完成這個工作。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年第一PO,本來想PO關於前兩天去看「水滸傳」的小感,不過還是先暫時放一旁,繼續來講古典音樂的回憶好了。

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第三樂章,在交響情人夢裡是鋼琴大賽的參賽者歌曲之一(印象中是這樣)。不過這首曲子我是很久以前聽的,大約快要十五年前,衛視中文台買了超級古老的日劇「少女身世之謎」(1985年拍的),該劇大概也是極盡灑狗血之能事的那種片子,但在以前沒什麼節目可看的時候,我好像確實有迷過這部片子。現在日本已經發行DVD了,不過這東西很貴,想要回味的話實在要斟酌一下荷包才行。

少女身世之謎,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少女要認祖歸宗的故事。女主角野川雪(小泉今日子)的亡父是鋼琴家東雪彥,母親死後她前往東家要認祖歸宗,結果被東家上下懷疑是要來爭財產的,還要她跟東家的千金小姐東美津子(賀來千香子)以鋼琴比賽一決勝負,如果雪能勝過美津子,就承認她的身份。而她們比賽的曲目,正是熱情奏鳴曲第三樂章。可憐的雪為了要認祖歸宗,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連鋼琴都沒有,只能拿像厚紙板做的假琴鍵來練習。當然結局也是那種大和解收場,女主角一定贏了,而平日對她不好的千金小姐也心服口服的認輸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