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管是哪個階段的學生,都會有開學前一天趕作業的情況。我活了這麼大一把歲數,也上到研究所了,一樣開學前一天苦於作業沒做的困境當中。

早在放假前,就覺得「作業好多啊」,即使假放了一個月也做不完,恐怕要三個月才做得完。才剛放假就把作業的清單壓在一旁,直到今天才挖出來,才發覺有個作業沒注意到,根本連碰都沒碰,更慘。還有一位老師,遲遲沒打出成績,後來才有人打聽到是因為大家沒有交報告給他,但他也沒提要交報告這檔事,一直到大家都在過新年了才得到這個惡耗。過年期間上哪個圖書館找資料趕報告啊?當然也是完蛋了。

想到這裡,發現自己一個寒假當中一事無成,而早上第一堂課就是主任的課,作業也沒寫成,左思右想,實在無以面對江東父老,真想死掉就算了。年紀這麼大苦於沒寫寒假作業,也只有我這麼混的研究生才會這樣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為了清出房間一點空地,終於把上禮拜從日本帶回來的行李東西都掏了出來。把每個紀念品跟御守都拍了照,現在給這些東西拍照似乎也成為一種例行公事。有些東西抖出來甚至都快不記得自己有買過這個,或是為什麼挑了這款而不是另一款。日本店員結帳時也有個習慣,買東西時會一個一個個別用小袋子裝起來,或是不分裝,但附上一堆額外適當大小的袋子讓你自己回去裝(或許是避免他幫你包了,你卻分不出裡面裝啥,要送人還得先拆開來看)。結果就是,買了一堆土產,也得到一大堆袋子。

我在京都時去了三間有賣御守的地方,一是野宮神社,二是北野天滿宮,三是金閣寺。野宮神社是源氏物語故事中的場景之一,不是很大的神社,但顯然香火蠻鼎盛的,還有很多皇室成員來參拜的痕跡。野宮神社主要有四種祭拜的神明,求的東西蠻多方面的,據說那裡求緣份的比較多。北野天滿宮是拜菅原道真的,求學問,香火超鼎盛,我去的時候就沒參拜跟買御守了。最後去的金閣寺,我只知道一休跟將軍大人常在那裡伴嘴,不知道底有拜些什麼,反正去了只是看看風景,但沒想到路邊竟然還有賣御守,就也買了。總計在野宮神社跟金閣寺兩個地方,砸了快一萬圓日幣在買御守,結果回來抖出來一看好像也沒買幾個,御守還真是昂貴。

買了一堆御守,有求幸福的、求夢的、求學業的、求健康的、求財運的、求緣份的。在京都的土產店,也買了祈願吊飾之類的東西,求金運、良緣、幸福、招福。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過得太不順,就買了一堆求好運的東西回來?總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到了野宮神社也不顧大家都已經不知走到哪裡,還是投了錢參拜一下,只是不知道日本的神明聽得懂我在講什麼嗎?而且後來才發現好像求錯神了,拜的是掌健康的天照大神。那,那就請天照大神保祐我身體健康吧,有健康的體魄才能完成其他的夢想哪。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0 Tue 2007 02:28
  • 初夢

日本人管新年第一個做的夢叫「初夢」,以初夢來看一年當中的運勢,據說是從室町時代或江戶時代就有的習俗。雖然現在日本人不過舊曆年,改過新曆年,但在古時候畢竟還是用舊曆的方法。說是初夢夢到富士山、老鷹、茄子是祥兆,後來也有其他追加的好兆頭。

若要說這個舊曆年有什麼「初夢」的話,那當然不是富士山、老鷹、茄子。夢見了十年不見的人,他們都長大了,面孔甚至快認不出來了。他們說因為卡在時間跟經費上,所以一直都沒有再辦聚會。

有解夢說,夢見與朋友在一起,是想要改變自己的意思。網路上這些解夢可信度有多少,也搞不清楚,說不定跟隨處可見的心理測驗一樣,信者恆信。或許真的有準確的地方,我真的很想改變自己,只是想了大半年卻還是一無所成。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華麗的一族」真是超好看,雖然好像不是很對一般年輕人的胃口,這點被八卦媒體當做話柄,不過整體的質感很好,實在很讓人感動。

前一陣子才剛提過這一部,今天又想拿出來再提一次,實在是因為第四集太感人了。身為岳父的大川先生為了獨生女的夫婿,不惜抱病去幫他關說,因為他將這女婿當做親生兒子一般的疼愛。只是最後大川先生還是遭人出賣,就這樣一命嗚呼,真是難過。西田敏行不愧是大役級的人物,他的演出相當精彩,我想他的形象很適合演好爸爸的角色。

音樂也非常好聽,但這次到日本時還沒發售,因此只好拿錄音程式去把片尾曲或中間的插曲錄下來。可惜的是他們片尾曲同時也是預告片,造成片尾曲並不是純音樂,而是有很多對白穿插的,這樣聽起來就很不痛快,但是沒辦法,只能拿這個過過乾癮。真的很想買一張CD收藏啊,聽說這一片的預購訂單是一般原聲帶的八倍(現在應該有繼續上升中),買不到真是件可惜的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是今天貼在PTT內湖版的文章,特別也轉貼一份在這裡。

前言:

上禮拜六,很難得的搭了284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星期六晚上特地去看「戲裡帝王家」的演出,四場裡獨獨只挑了一場去看,當然不止是因為經費問題,也有對演員愛好的因素。這樣回想一下,確實有很久的時間沒有看到朱陸豪演京劇,他演電視劇的時間還比較多,當他跑去客串「金色摩天輪」一角的時候,差點被嚇死,還想說他老人家是不是要晚節不保了,還好演的是個正派角色。

其實晚上看戲看到大半夜,真的常會有中間就睏睏去的情況發生,這次亦然。最後的武打畫面,邊看邊睏,等到完全清醒時才發現,怎麼敵人已經倒地身亡,而主角笑得可爽了。好在這戲不像上次去看「水滸傳」一樣,一演演到十一點不知多少分去,回家早就過十二點。這次十點四十幾分就結束,回家也還不到十二點,可喜可賀。

我不討厭看國劇,雖然我對那些什麼身段叫板的並沒有多大的研究。很少人甚至幾乎沒有人喜歡跟我去看國劇,除了興趣以外,這麼高級的娛樂也沒幾個人消費得起。尤其到了大四以後,我一個人自己進戲院的次數越來越多,因為沒人願意砸上八百一千的去看一場戲。不管是舞台劇也好,國劇也好,就這樣自己看自己的,看完了就把感想埋起來,甚至只留下一本花了百來元買的節目手冊當回憶。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