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並不是個很懂得看戲的人,戲曲理論只是剛開始摸點基礎而已。這一年多以來看了不少戲,大多也是看熱鬧而已。不敢說有什麼見解,不過也開始有自己比較偏好的演員跟劇團了。現在要看戲,反而還會挑一下。

從前一直覺得國光在這方面應該是比較強的,尤其他們在包裝行銷的手法極佳,也總能有許多新穎的題材(如《金鎖記》)。但是自從看過幾場戲曲學院(其實還是很習慣稱之為復興)的戲之後,反而覺得戲曲學院的表現好很多。儘管他們走的路線是比較樸實一些的,但演員畢竟底子比較硬。不過也因為沒有那麼花俏,反而戲曲學院在票房上就是會比國光吃些虧。

正式看到戲曲學院的戲是今年三月初的《孟姜女》,當時是戲曲學院巡迴演講時接觸到的。那次主角朱民玲、趙揚強都有來,但一來我還對他們不熟,二來是沒帶相機什麼的,所以坐得遠遠的,會後只有去買幾張五折票,看看到底戲曲學院會演出什麼東西。結果出乎意料的讓人滿意,那次我坐在國家戲劇院一樓第三排(其實就是最前面啦),雖然要看字幕是很痛苦,不過剛好樂隊就在前面,當結尾有個震撼的音效時,前排非常能感受那種魄力。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從《色.戒》還沒上映前,就已經決定一定要去電影院看一次了。並不是因為眼中只有兒童不宜畫面的無聊媒體不斷渲染使然,純粹是基於文學改編的角度,想知道究竟這麼短的小說如何改成長約兩個小時半的電影。當然還有對演員的好奇,因為對於樊光耀在大銀幕出現頗感興趣,即使戲份不多,也很想去看看是什麼模樣。只不過因為這是出國競賽過的片子,加上許多人更好奇的是被喻為「大馬戲團」、「實作會骨折」的床戲(《天邊一朵雲》效應?),所以我一直沒有立刻去看,因為戲院一定人很多。

會特地跑到戲院看,跟八月時無聊辦了張花旗透明卡也很有關係。衝著平日看打六折的優惠,現在都會想至少每個月進電影院一次,不然辦那張卡好浪費(平常我根本不用信用卡的)。這個禮拜一,我自己一個人去了信義威秀。本來想說會不會看這種電影又吃東西會覺得食不下嚥,所以只買了小爆米花就跑進去,不過現場買熱狗、吉拿棒的還是所在多有,看來我真的是想太多了。

其實觀眾裡幾乎沒什麼年輕人,大概因為這是平日的中午,年輕人在上班上課吧。原本我禮拜一早上是已經去學校要上課,但進了學校才發現那天校慶補假,沒課可上,就提前在中午跑到電影院去。那天的廳並不是大廳,觀眾也坐了五成左右,前後左右都是人,總覺得不太自在,也不好意思吃東西吃太大聲。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活到現在年紀一大把,已經不怎麼看漫畫了,尤其是少女漫畫。大概人老了很難接受太複雜的東西,再加上生活已經夠苦悶,現在要看漫畫大概也是看些有趣易懂的。而在國三以前,我大概也是個不怎麼浪漫的人,看的也就不出小叮噹這類東西。國三以後,在苦悶的聯考日子中,偶然聽到了大家正熱中於一部還沒連載完的漫畫——夢幻遊戲,這大概也就是我浪費錢看買漫畫的開始。

從前買漫畫嘛,只有買小叮噹跟植田正志的漫畫。夢幻遊戲算是正式開啟狂看日本漫畫的奢侈糜爛日子,儘管女主角夕城美朱那個白痴巫女實在是許多讀者的頭號公敵(至少我同學裡沒有一個人喜歡看到她的,而且她好像滿腦子就只有H的思想而已),但為了其他美朱的後宮們,大家還是很努力硬著頭皮把書看完。事隔多年,竟然還新出了玄武開傳,不過以渡瀨悠宇一年出一本來看,真要等她把玄武、白虎都出齊了,那個情景大概跟等待千面女郎或啥261一樣,會非常痛苦吧。

日本人想像架空中國的故事,總會取一些很怪的中文名字,好像就只是隨便拿三個字湊一湊而已,夢幻遊戲、彩雲國物語就是此類代表。當然台灣人去想像日本故事,很多也只是隨便抓四個字湊一湊就變一個日本名字,另人吐血。不過在此暫且不提那些很假的台式日本名,既然今天講的是夢幻遊戲,那麼就來講講夢幻遊戲裡的這些中文名字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因為再次看見《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這首詩,勾起了一些回憶。

想當年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曾經在編劇課時與別人一起合寫了一個劇本,不過其中還是我想的內容比較多,畢竟我那時一碰到要想故事的就會一頭熱栽進去。那個時候班上分了好幾組,抽籤決定分配的戲劇類型。我們抽到的是「武俠劇」,就應當要想個什麼古裝的題材才是。突然想起了同一時間正在做的新詩報告,看的是洛夫《雪落無聲》,覺得這四個字的意境很適合武俠劇,就以這個為起點開始寫了。

由於要想個獨創的故事實在嫌麻煩了些,就決定從現有的歷史人物下手。此時又想起一代詩仙李白離奇的身世,以及他年輕時是個俠客的經歷,便把他當做這次「雪落無聲」的男主角。原本還想到什麼武則天、上官婉兒等人物,不過算了一下,時間點不對,於是作罷,整個時空改設定在唐玄宗開元年間。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