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八百年貼一篇文章,這次要貼的是關於晚上才剛在金馬影展看的《獵戶座的散場電影》。雖然不能說真的是絕頂超級必看之片,但倒也有種情感蘊藏在裡面。雖說是改編自淺田次郎《鐵道員》裡的一則短篇小說,但全片看下來,也頗有向稻垣浩1943年版《無法松的一生》(《車伕松五郎》)致敬之感。我想如果觀眾沒有看過《無法松的一生》,可能很難理解這部片的「梗」是什麼。(這次電影將《無法松的一生》翻成比較普遍使用的名稱《車伕松五郎》,但因我五年多前在台北電影節看的版本就是翻成《無法松的一生》,故自己仍沿用此名。)

《獵戶座的散場電影》的故事,要從1957年說起。1957年時,有位17歲的男生留吉來到京都的獵戶座電影院,他想看電影《二十四隻眼睛》但沒錢,電影院的老闆娘小豐還是讓他進去了。之後,他向電影院老闆(也是放映師)松藏表示自己父母雙亡,孑然一身,對電影非常有興趣,希望留在這裡工作。小豐覺得這少年可能做幾天就會跑掉,不過松藏還是把他留下來了。

到了1960年,留吉仍然在電影院工作,一點也不改初衷。松藏跟留吉說,他最喜歡的片子是《無法松的一生》,他二戰時在西伯利亞,就很喜歡此片,但後來聽說電檢單位剪掉了一段很精彩的部份,讓片子不完整了,聽說被剪掉的是一段浪漫的告白。松藏說,他在1950年開了這間電影院後,總沒有機會播放這部片子。但這時松藏因吸煙過度的關係,肺非常不好,雖然小豐要他去檢查,他還是照抽不誤。不知是否他自己也覺得身體有異,就請來攝影師拍個「全家福」。第一張拍的照片攝影師說太拘謹,要他們再拍一張,松藏就把自己帽子摘下來戴在留吉頭上,拍了第二張。事後小豐收到相片,看了一下,決定把第二張抽出來收著,跟松藏說第二張拍不好所以沒洗出來。沒過多久,松藏就因嚴重的肺病,死在放映室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