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中文生涯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因為再次看見《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這首詩,勾起了一些回憶。

想當年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曾經在編劇課時與別人一起合寫了一個劇本,不過其中還是我想的內容比較多,畢竟我那時一碰到要想故事的就會一頭熱栽進去。那個時候班上分了好幾組,抽籤決定分配的戲劇類型。我們抽到的是「武俠劇」,就應當要想個什麼古裝的題材才是。突然想起了同一時間正在做的新詩報告,看的是洛夫《雪落無聲》,覺得這四個字的意境很適合武俠劇,就以這個為起點開始寫了。

由於要想個獨創的故事實在嫌麻煩了些,就決定從現有的歷史人物下手。此時又想起一代詩仙李白離奇的身世,以及他年輕時是個俠客的經歷,便把他當做這次「雪落無聲」的男主角。原本還想到什麼武則天、上官婉兒等人物,不過算了一下,時間點不對,於是作罷,整個時空改設定在唐玄宗開元年間。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明又到了寫報告寫不完的日子,而且這個禮拜要交三篇,但還是進度只停留在其中一篇上,另兩篇根本連標題都還沒寫。現在真的會後悔幹嘛唸研究所,真的只是為那個虛名一樣。頭腦裡也不是很真材實料,每次都覺得自己比人低一等,煩……

選了一堂跟日本文學有關的課,期末報告卻生不出來,畢竟這不像寫中國文學的東西還有一堆中文的論文可以參考,根本絕大部份都在靠自己幻想。而且老師上課講的東西,實在興趣不高。後來決定,就寫從前超級喜歡的《源氏物語》吧。於是把好幾年沒看的小說跟漫畫都搬出來,卻不知是否因為年紀大了,這位光源氏先生的行徑不但讓我不覺得浪漫,還有一種淫亂的感覺~_~。無怪乎想當年汪公紀《日本史話》用極大篇幅介紹《源氏物語》這部巨作,最後下了很毒的評語,直言源氏君「烝母淫嫂」,不是啥好東西。

汪公紀那套永垂不朽的《日本史話》,雖然有不少人推薦為日本歷史入門書,但敝人實在不敢茍同。故每每在戰國板之類的地方有人要求推薦入門書,我都會大力推薦鄭學稼的《日本史》第二冊,雖然有些疏露錯誤,但比起《日本史話》實在高明太多。近來有洪維揚《日本戰國風雲錄》問世,雖然只站在書店翻過幾頁,但已經算是台灣人不錯的日本戰國著作了。如果他那三冊出齊,書展時遠流來個什麼套書特惠,我大概會去搬一套回家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終於認清了一件事實,就是原來沒有人緣這件事,是因為「常常看起來一臉不爽的樣子」。

同班學妹如是說,她一直覺得我看起來處在不爽的狀態,但其實我這個人很好相處。同樣的話我覺得這輩子也聽了不少,某國中同學說其實我這個人沒有他想像中那麼糟,某大學同學說我雖然看起來很兇但實際上不是這個樣子。連我妹妹都說我這個人確實很好相處,就是看起來很難親近的樣子。

這樣算起來,十多年下來,我在別人眼裡的形象就是「看起來兇、常常不爽」,我想應該就是每天臉色都很臭吧?我也不想長成這樣啊,但就是沒辦法。可以的話我也想長得和顏悅色些,不過到這把年齡應該是沒辦法再改了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年紀一大把了,寫作業的心態還是很大學生,連我自己都覺得怎麼生活態度如此糟糕。下禮拜就該把報告交出來了,結果唯一下筆的竟然還只有報告的題目而已。這也很無奈啊,唸這個的,沒有幾個人跟我一樣有粗俗的喜好。在我看來,班上其他的同學們大都會想研究比較深奧的學問,像是思想、文字、經學,但是我卻想走的是大眾化很平淺的東西。常有人說不該妄自菲薄,或許看在那些我所謂研究「深奧學問」的同學眼中,我那些淺俗的東西應該也很深奧吧。

我最近常說,我的頭腦現在只分為三個區塊,一塊是通俗文學,一塊是看戲,一塊是PTT。通俗文學,大都是小說故事類的東西,這當然對我是最有興趣的。看戲,尤其是看京戲,是這一年來培養出來的特殊喜好。從年初以來,我已經看過八場戲曲了,從前可能一年有看一兩場就該偷笑。為了看戲花的錢真的超級多,有時想想,我沒有進電影院的習慣,如果這樣加一加,或許跟那些熱愛電影院的影迷們的開銷也差不多。看了幾場戲下來,已經快成為特定演員的粉絲了,這樣真糟糕,要是以後常常會想去捧場怎麼辦啊。

至於PTT,這不用說了,已經變成生活中非常必要的一環,無法分割啦。只要有開電腦,第一件事就是上PTT,然後一直掛在上面不走, 一直在看我的最愛裡有哪些小紅點還沒有消,這應該是最最最糟糕的情況。甚至可以一整天對著PTT呆滯,看著大家在那裡你一言我一語,我真的是墮落到不行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都已經是什麼年代了,但不代表有些事還是可以隨便的!

曾有新聞說,在圖書館裡偶爾還可以看到四腳獸出沒,我是沒看過。情侶在圖書館裡互相坐在旁邊,這好像也還可以,只要動作沒太超過。但是一對男女擠在一個單人座,抱著共坐一張椅子,這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現在很流行說「啊!我瞎了!」這樣的話,即使是看到同學有成對的,偶爾也會搬出這話來調侃人家。可是在圖書館這樣的地方,看到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躲在單人座,是啦,是瞎了,不是因為人家放閃光所以我瞎了,而是這裡並非他們應該抱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地點!我總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真正為了讀書而前往圖書館的人,竟然目睹圖書館淪為幽會用途,實在是非常難以忍受。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是哪個階段的學生,都會有開學前一天趕作業的情況。我活了這麼大一把歲數,也上到研究所了,一樣開學前一天苦於作業沒做的困境當中。

早在放假前,就覺得「作業好多啊」,即使假放了一個月也做不完,恐怕要三個月才做得完。才剛放假就把作業的清單壓在一旁,直到今天才挖出來,才發覺有個作業沒注意到,根本連碰都沒碰,更慘。還有一位老師,遲遲沒打出成績,後來才有人打聽到是因為大家沒有交報告給他,但他也沒提要交報告這檔事,一直到大家都在過新年了才得到這個惡耗。過年期間上哪個圖書館找資料趕報告啊?當然也是完蛋了。

想到這裡,發現自己一個寒假當中一事無成,而早上第一堂課就是主任的課,作業也沒寫成,左思右想,實在無以面對江東父老,真想死掉就算了。年紀這麼大苦於沒寫寒假作業,也只有我這麼混的研究生才會這樣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又一直哭,一直哭,並不是又犯了傷春悲秋的毛病,而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倒霉,倒霉到我不知道是上輩子跟人結下很大的仇,還是我這輩子到廟裡燒香都不大虔誠的關係。

這就叫做「遇人不淑」吧。一開學因為跟別人都不熟,所以隨便就跟剛好坐在旁邊的人組成一組,這就是惡夢的開始。從此以後,報告內容從來沒討論過,在線上沒看到她幾次,就算看到了她也是早早就下線。跟她約了時間,時間到了她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才說忘記跟我有約。好不容易看到她上線她寫信給我,都是來催報告的。本來要給借她看的書她說不用,等老師問起這本書的內容時推說那是我的,結果我也沒看(這部份本來就不是我要看的),只好被老師罵一頓。兩個人的報告內容,我寫了十幾頁,她十頁不到,我多寫多錯多被罵。

後來我還是把那本她本來不認為重要的書借給她了,那是因為老師提到讓她不得不看。結果如上所言,約了時間要借她,她竟然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終於把書交給她,第二個禮拜跟我講說她把書弄溼弄皺了,只好把書賣給她。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說唸研究所以後遇到很多挫折,被老師痛罵的挫折,作業交不出來的挫折。這幾天的挫折,我想莫過於是點古書。那本厚厚的,多達八百頁的古書──詩經。

一本厚達八百頁又完全沒有標點的古書,要半年內,不,應該是四個月內把簡單的標點打完,我想那還真是件不簡單的事。尤其當開始點書到現在也過了兩個月,兩個月來效率還真不是普通的差。說真的,八百頁裡大概點不到五十頁。偏偏點書這種事實在是極耗眼力與精神,看小字看到眼睛脫窗,沒點多久很容易會睏睏去。

其實我好像也不是那麼想要點詩經,反而比較想點史書類的東東。偏偏我手邊買了一堆版本的史記,就是沒有點書需要的版本,在不想花大錢多添購一套史記的情況下,只好捧了還算有興趣的詩經開始點。結果就是常常點到睏,書一闔就直接睡覺去。直到前兩個禮拜大伙被主任抓去吃飯,才猛然驚覺到點書點不完這檔事。於是只好每天強迫一定要弄點成果出來,不過總感覺成效不是很彰的樣子。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研究所真不是人幹的,想抱持以前趕大學作業的心態去寫報告,已經行不通了。

自從開學以來,過了兩個多月,突然很懷疑自己似乎真的沒有那種才能。老是想用大學生的方式去矇混作業過關,卻常常怎麼趕都趕不完。後來想想就規劃時間吧,不料真正寫作的時間往往超過自己的預期。然後一超過時間,就連累到其他的工作,最後沒有一個是做好的,只能一再的去設法拖時間下去。

追著時間跑,果然是人老了或往上一層後的必然現象。今天為了改寫一份上禮拜寫過卻不滿意的報告,本來預定花四到六小時完成,沒想到足足花上十二個小時。當然,這包括中間打混的時間。但原本那四到六小時,也是有含打混時間的吧。超出的那六小時,本來又預期要完成另一份報告,結果那一半卻啥都沒寫,嗚呼哀哉。現在的情況,簡直是拿東邊的時間,再去填西邊那個坑洞一樣。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為了唸研究所,花了三年的時間。當然這三年間,有很多事是不能為外人所道的。三年以後考上了,雖然是正取,但我自認僥倖心虛,感覺上是冥冥之中有些力量使然。但是能考上,著實讓人非常高興,囂張了好一陣子。

但是真正開始上課後,才曉得這是一切痛苦的開始。不知在哪裡看過這樣的理論:研究所的一個學分,可比大學部三學分。本來還覺得這說法會不會太誇張,現在想想還真是不錯。我明明只修了六學分的課,但辛勞程度還真的可比大學部十八學分。光是寫報告,態度就不能再和大學時一樣。也正因為還有些大學的習性,寫成的報告下場也格外淒慘,在上課時就被拿出來逐一批評。

上課時被慘批兩小時,不是想挖個地洞躲起來,就是想乾脆一頭撞死算了,當場真是覺得丟人現眼。不過還是得往好的方面想,能被批評也是一種成長,在報告被指出種種不當之處當中能夠改進,提升品質,這才是研究所的水準。而我其實一開始只是想把很多資料拼湊了事,自然破綻百出。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年輕的時候即使喜歡看書,但會逛的書店大概也僅限於金石堂或誠品那種有大店面的連鎖店。後來年紀大了,這些大眾化的書店已經不能提供我在專業上的需求,於是買書的重心也漸漸開始移走。既然在書店慢慢找書也不見得能找到,就直接在網路書店訂,打個書名就可以找到書,如果不是很急的話,倒是個方便之門。不過,一但有更專業的書而網路書店不會販賣時,就只好親自往出版社走一趟。

當然,也不一定要有需要時才進出版社。我到重慶南路的時候,總會在三民書局或商務印書館那裡晃晃。大學時最常去商務印書館,尤其不時還可以挑挑三折書或是五折書。三民書局倒是最近一兩年常去的,偶爾還可以看到外頭買不到又很奇妙的書。當然,三民書局不止賣自己出的書,可逛性自然比商務印書館高些。

不過,今天特地寫一篇,並不是要說上頭那些個書店。最近有上課寫作業的需要,去了些以前不曾去過的店家。專賣大陸書的去了幾間,只能說「大隱隱於市」,或許很能用來形容他們。昨天為了要點十三經的事,特地走了一趟藝文印書館。「藝文印書館」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是很如雷貫耳的,從很久以前上大學時聽到現在,老師都會提到藝文印書館有研究生必用的「十三經注疏」。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覺得這間店應該不亞於重慶南路那些個出版社吧?直到我真正需要用到十三經注疏時,才漸漸打破既定的印象。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幾天感冒,常常會有愛睏的情形發生,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聲音也壞掉了。本來不太想去新生茶會的,尤其聽說要從早上十點弄到下午兩點半。但是想說早上還有主任訓話時間,所以明明不舒服,還是跑去聽訓話。

去了之後,我就很後悔怎麼不乾脆不去就算了。地點在中文所的研究室,場地狹小又開了冷氣,我窩在那裡又不好意思大咳特咳。身體不舒服是其之一,其之二是我覺得我跟其他「同學」是不能融合的。昨天去了七個人,五個是男的,然後又有一個是華梵來的,一個是口傳跳槽的。也就是說,有四個就是這次應屆的,他們又跟另兩個外來的好像年紀比較近,六個人就打成一片了。選班代也是啊,應屆的打打鬧鬧就完成選舉了,我根本就跟他們還不熟啊。

唯一高興一點的是,那個新的班代我本來覺得他有點吵,不過當某位「學姊」很殷勤的喊我「學妹」時,這位班代說:「什麼學妹,叫學姊!」,然後我想「學姊」她是很尷尬的又改稱我「學姊」。其實也沒很值得高興,總覺得「學姊兼學妹」的雙重身份,在現場也很尷尬。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