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個很懂得看戲的人,戲曲理論只是剛開始摸點基礎而已。這一年多以來看了不少戲,大多也是看熱鬧而已。不敢說有什麼見解,不過也開始有自己比較偏好的演員跟劇團了。現在要看戲,反而還會挑一下。

從前一直覺得國光在這方面應該是比較強的,尤其他們在包裝行銷的手法極佳,也總能有許多新穎的題材(如《金鎖記》)。但是自從看過幾場戲曲學院(其實還是很習慣稱之為復興)的戲之後,反而覺得戲曲學院的表現好很多。儘管他們走的路線是比較樸實一些的,但演員畢竟底子比較硬。不過也因為沒有那麼花俏,反而戲曲學院在票房上就是會比國光吃些虧。

正式看到戲曲學院的戲是今年三月初的《孟姜女》,當時是戲曲學院巡迴演講時接觸到的。那次主角朱民玲、趙揚強都有來,但一來我還對他們不熟,二來是沒帶相機什麼的,所以坐得遠遠的,會後只有去買幾張五折票,看看到底戲曲學院會演出什麼東西。結果出乎意料的讓人滿意,那次我坐在國家戲劇院一樓第三排(其實就是最前面啦),雖然要看字幕是很痛苦,不過剛好樂隊就在前面,當結尾有個震撼的音效時,前排非常能感受那種魄力。

有些人對《孟姜女》的劇情並不特別滿意,尤其是如滴血認夫或秦始皇看上孟姜女等橋段,在一般大眾對孟姜女故事的認知中,並不包括這些。大家所熟悉的,也就是哭牆,牆塌了,露出萬喜良的白骨,孟姜女遂撞長城而死。不過在曾老師的《俗文學概論》裡收錄對「孟姜女」故事的整理中,則確實有戲裡演出的部份,大概是各地流傳故事不同,在編劇上也有所取捨吧。總而言之,此劇不失為一上乘之作。

在《孟姜女》結束後又隔兩個禮拜,兩廳院推出一系列的「名角京彩匯演」,四場戲我去了三場。本來不打算看戲曲學院的戲,但因為有同學是某人粉絲,為了賄賂她而一起去看了《武松打虎.穆桂英掛帥》那場。早在這之前看了仰慕已久的《金鎖記》,魏海敏演技雖好,但劇本比較現代,或者說較接近舞台劇,有些小失望。《關公走麥城》我還是一樣坐第三排,但因那天一早就上課上到中午,下午去看已昏昏欲睡,只有最後關公跟關平在雪景裡奔走那裡清醒許多,也就只記得關平很帥這檔事而已。

晚上剛好遇到外面明華園要演戶外場《蓬萊大仙》,人潮也變得很多。當然看《武松打虎.穆桂英掛帥》的人也極多。那天我一進去就看到陶大偉與陶喆父子,他們坐我前面那排。陶大偉左邊坐了張小燕,陶喆右邊坐了張復建的兒子。我不是陶喆的粉絲,不過現在想想真該趁當時四下還沒什麼人的時候跟他多要幾個簽名。那天朱民玲、趙揚強飾演楊金花、楊文廣姊弟,非常可愛的一對活寶,跟半個月前很悲情的孟姜女夫妻截然不同。前一陣子公視播了這一場的錄影,我錄下來重看了幾次,對戲曲學院的好感度又加深幾分了。

(附帶一提,王復蓉早已退隱非常多年,這次難得出來唱戲表現非常好。據老師說法,雖然她比之前魏海敏的《穆桂英掛帥》遜色些,但以多年不唱戲的人來說,她相當厲害。我想要是她一直有在唱戲的話,一定是比魏海敏還出色的演員。)

四月的時候,免錢看了國光演的《王魁負桂英》,聽說是有略加改編過的,而戲曲學院則是要演原版的。不過,顯然戲曲學院廣告太少,票房沒那麼好,結果後來很多觀眾都是拿公關票來的,我對那兩天的觀眾素質頗有微詞。而戲曲學院版的《王魁負桂英》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讓我覺得花錢去支持他們是值得的。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會說,戲曲學院演得比國光好。至於第二天的《繡襦記》則是第一次讓我正式見到蒲族涓的京劇演出,之前她總是演些路人甲之類認不出來又沒台詞的角色。更古早的時候我曾經看過《八月雪》,蒲族涓演女主角「比丘尼無盡藏」,但說真的,我實在很沒辦法喜歡那齣戲,更不喜歡這個尼姑角色。《繡襦記》也不算差,趙揚強飾演的鄭元和還是一樣很可愛,可惜那一場的觀眾真的很糟糕,為此還讓我寫了個「好孩子的看戲禮儀」。不過我一直在想,因為我沒看國光版的《新繡襦記》,所以覺得戲曲學院還過得去,但畢竟國光派出來的是魏海敏,應該就比蒲族涓要強得太多吧。

時隔將近半年,戲曲學院又要推出大作。這次的《青白蛇》一樣還是曾老師的劇本,不過同一個檔期有國光的《快雪時晴》,比較多人會想去看這個,顯得《青白蛇》可憐了一些。這次一樣有校園巡迴推廣表演,我一樣也去了,而且也記得帶相機。當天朱民玲、蒲族涓、趙揚強一開始是素顏的,三個人坐在一旁開始化妝。印象中蒲族涓真的是身材高挑,而趙揚強不化妝就感覺很可愛了(個人以為長得像某日本男星)。他們三位打扮著裝完畢後的模樣,比雜誌裡宣傳照還要好看。這次我很不要臉的在會後第一個衝去搶合照,就站在趙揚強和蒲族涓中間(要不是因為自己長得太不上相,不然就把這張照片拿出來炫耀了),為此到現在都還很高興。

會讓我這麼支持戲曲學院當然還因為聽聞某個故事。據說十多年前朱民玲首次演出《潘金蓮》前夕,她的丈夫出車禍喪生了,當時大家都心想這齣戲應該沒辦法演下去了,但她還是堅強的把每一場都演完。在許多的節目單(我還是想稱之為節目手冊)中介紹朱民玲時,總是說她「敬業樂群」,但背後卻有這麼一段故事,著實令人不得不對她感到敬佩。

說了半天還是要推銷一下《青白蛇》,當然除了私心以外,同一檔期的《快雪時晴》,就顯得太政治化了,儘管《快雪時晴》仍是一貫的國光式大手筆宣傳(光看他們在《聯合文學》上的篇幅就知道了)。雖然不知道會看這破爛部落格的人有多少,更不知道看了又對傳統戲曲有興趣的人又有多少,但我還是會希望有心而又行有餘力的人,能進劇場看看戲,支持一下傳統戲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