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生日,再另外來個一篇值得紀念的吧。

前年,我因粉瘤爆發,哀哀叫了老半天。當時的醫生說,這個粉瘤太大太深,若要割除,恐怕要請外科醫生進手術房開刀。因進手術房開這個刀要全身麻醉,況且傷在脖子,因此我寧可粉瘤發作而死也不願動刀。醫生說不動刀也沒關係,但以後恐怕會反覆發作。當時花了三個月,吃藥擦藥,總算才讓粉瘤山洪爆發至全部流乾,在脖子上一點痕跡也沒留下。

今年四月中,粉瘤再次發作。這回痛個半死,跑去就醫,一樣是又吃藥又開膿頭又要每天勤換藥。到後來醫生終於下猛藥,讓裡面的膿液大量排出。時至上週,醫生一看腫包,已經消去不少,立刻建議就來個門診手術解決吧。想了一下,與其讓腫包不定期發作流膿,不如就挨這一刀,做個了結。

手術花了不到半小時就完成了,麻醉也只有打在腫包周圍,雖然手術期間還是可以感受到皮被拉動,但不至於有痛感,只是針或什麼的深入到較裡面時,會有刺痛感。手術完成,見到檯上有一堆血紗布,怪恐怖的。護士說十天後拆線,下週一(也就是今天)先來看看傷口如何。

回家以後,我遵照醫囑,不拆那個封起來的防水貼,但它終究還是有些脫落了,便請我妹幫著忙早晚換藥貼紗布或防水貼。因覺得自己動手術有點小虛,還若有其事的買了一組七瓶的「統一十全雞精」,每天進補。今天回醫院複診,醫生一看傷口,說傷口復原得很不錯,今天就可以直接拆線了。於是提早拆線,不知是不是喝了雞精的功勞?畢竟我作息仍不正常,茶還是照喝不誤,這些對傷口復原應該很不好吧。醫生說驗出來的結果,手術拿掉的這個真的只是普通的表皮囊腫,以後就一勞永逸了。腫包的事,到此也算是正式落幕了吧。

二十多年來,我一直跟這腫包一同存在,甚至在前年大爆發時,還宣稱我就是因為沒事取個名字叫歸蝶,即信長夫人濃姬之名諱,一語成讖,真的變成「膿姬」了。如今腫包拿掉,看來日後應可擺拖此諧音之稱呼了。這個粉瘤拿掉以後,實在宛如新生,而今日又正逢敝人年華老去之二十七歲生日,故錄此事以為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tisuya
  • 哈哈!

    生日快樂啊!!!
    想不到妳真的記得...>//////<

    我可以說:『濃姬最高』嗎?

    妳有許願嗎?
  • 當然啊,遇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就會記起來囉。

    願望?順利唸完研究所,嗯,這個比較重要。

    歸蝶姬 於 2008/05/29 23: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