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一天半夜發現在晚上十二點播出的「王與我」是韓劇原音版本,感到稀奇之下就一直看下去了。其實我平常根本沒在看什麼韓劇,前幾年跟我娘在醫院時投其所好稍微看了一點,但古怪的中文配音讓人很受不了,也提不起什麼勁,到後來都是我家越傭在跟我娘一起看了。

閒話不說,就來講講「王與我」好了。原本會吸引我看下去的原因包括原音播出(而且推翻從前我一直覺得韓語在尾音會有奇怪腔調的刻板印象),以及片頭片尾用原聲帶裡的交響曲。也因為這個關係,稍微在維基翻了一下相關的韓國史。原來主角是李朝成宗時的內官(大概等於中國的太監)金處善,王就是指成宗,兩人之間夾了一個女人尹素花,即朝鮮史上暴君燕山君之母廢妃尹氏。總之史實如何,劇情如何,在此不表。

這部戲顯然是大大美化或是翻案歷史,一開始看到女主角中殿娘娘,覺得她長得蠻漂亮的,但是大概不太得婆婆之心,就是不解要如何讓她演到後來會因嫉妒的關係而被廢死。看到後來,現在覺得她這角色真是死了活該。這部戲到朝鮮第一淫婦於乙于同出場後,已經變得很拖戲。原本這個角色大概只是要讓帝后生活掀啟波瀾,結果拖得一發不可收拾。成宗皇帝口口聲聲說中殿是他一生的情人,結果遇上這位知名淫婦就沒完沒了。而據說讓全京城一堆男人成為表兄弟的於乙于同,竟然在遇上皇帝後,對他動了真心。中殿因為皇帝常常半夜微服出巡,得知他在外有女人,結果自己不是跑出去警告對方,就是把對方召到宮中跟她下跪……就這樣反覆演了快一個月,唉。

聽說這部戲在韓國後來收視率越來越差,只好趕快把中殿的戲份結束掉,讓她的兒子燕山君上場。中殿從前就陷害,加上她本身性格太直,不得婆婆之心,又再遭陷害,還被皇帝解讀為是妒婦,然後就走向她的滅亡之路了。看了這麼幾集下來,實在不難理解為什麼在韓國收視率後來不佳。

「於乙于同」這個名字很怪,劇中人物常說這是個蔑稱,有人解釋這四字有和男人茍且之意,或許這是朝鮮的文言文吧,就不管他了。她是宗親之妻,私通者上至宗親下至低賤的銀匠,發生關係以後會在他們手上刻上自己大名,後來因淫亂罪名被處死了。這戲就是要讓她跟皇帝也來一腿,一開始趁皇帝微服出巡時丟出一條手巾想勾引他,結果皇帝真的被弄得心頭小鹿亂撞。相信這個角色沒有幾個觀眾會喜歡,原本從想要勾引男人變成愛到死去活來,拖戲拖了老半天也不知何時才能把她逮捕歸案,至今她還跟自己的侍女在跑路中。

飾演於乙于同的是韓國小姐金沙朗,乍看之下不是那麼亮眼,但是看久了就還ok。至於飾演中殿的邱惠善,有一次我在影印店偶然看到「加油菊花」這部戲,見到裡面女主角很面熟,原來就是中殿娘娘。但是戲裡的菊花小姐看起來有點俗俗呆呆的,操著一口台灣國語,跟莊嚴的中殿實在有很大的距離。目前這種劇情,真是看到厭煩,但又沒辦法的想把全劇看完。

另一個令人不滿的地方是片頭片尾也拿來打流行歌,原來的很磅礡的主題曲就被換掉了。換個陳奕迅的片頭曲裡又是鉛筆又是咖啡,胡彥斌的片尾曲裡出現「張學友我和你吻別的街」、「妳的背包」這類句子。要打歌也選個跟本句時代比較不那麼違和的歌曲吧。想當年MUCH TV播「葵德川三代」第一集時以順子、陳奕迅的歌來當片頭片尾曲,整個片頭岩代太郎的交響樂就被拉掉,看到四季風景的畫面竟然搭上順子唱的歌。後來經過觀眾嚴重抗議,電視台也從善如流,很快就恢復片頭的交響樂,而把流行歌用歌手MTV的方式附加在片頭開始前與全劇紀行結束後,既保留了原本的音樂,又幫他們打了五十天的歌。現在想想雖然當年MUCH TV的行銷手斷很差(頭幾集片頭有蘇南成開講解說),以及「台灣心聲」常常不準時結束,但是對於留言板上觀眾的指正他們是真的都有在看。

每天這樣大半夜看原音的王與我,有幾次也看到睡著,明知這一大段皇帝外遇的劇情實在有夠拖沓而且很差,還是要給他看下去。最近也在追NHK的古早晨間劇「請問芳名」,也是追得一肚子氣,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一天固定要追這兩部長劇,再加上不定時的收看三立八點檔,週末要看「蜂蜜幸運草」,我已經快變成婆婆媽媽了,每天沒電視恐怕會活不下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