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八百年貼一篇文章,這次要貼的是關於晚上才剛在金馬影展看的《獵戶座的散場電影》。雖然不能說真的是絕頂超級必看之片,但倒也有種情感蘊藏在裡面。雖說是改編自淺田次郎《鐵道員》裡的一則短篇小說,但全片看下來,也頗有向稻垣浩1943年版《無法松的一生》(《車伕松五郎》)致敬之感。我想如果觀眾沒有看過《無法松的一生》,可能很難理解這部片的「梗」是什麼。(這次電影將《無法松的一生》翻成比較普遍使用的名稱《車伕松五郎》,但因我五年多前在台北電影節看的版本就是翻成《無法松的一生》,故自己仍沿用此名。)

《獵戶座的散場電影》的故事,要從1957年說起。1957年時,有位17歲的男生留吉來到京都的獵戶座電影院,他想看電影《二十四隻眼睛》但沒錢,電影院的老闆娘小豐還是讓他進去了。之後,他向電影院老闆(也是放映師)松藏表示自己父母雙亡,孑然一身,對電影非常有興趣,希望留在這裡工作。小豐覺得這少年可能做幾天就會跑掉,不過松藏還是把他留下來了。

到了1960年,留吉仍然在電影院工作,一點也不改初衷。松藏跟留吉說,他最喜歡的片子是《無法松的一生》,他二戰時在西伯利亞,就很喜歡此片,但後來聽說電檢單位剪掉了一段很精彩的部份,讓片子不完整了,聽說被剪掉的是一段浪漫的告白。松藏說,他在1950年開了這間電影院後,總沒有機會播放這部片子。但這時松藏因吸煙過度的關係,肺非常不好,雖然小豐要他去檢查,他還是照抽不誤。不知是否他自己也覺得身體有異,就請來攝影師拍個「全家福」。第一張拍的照片攝影師說太拘謹,要他們再拍一張,松藏就把自己帽子摘下來戴在留吉頭上,拍了第二張。事後小豐收到相片,看了一下,決定把第二張抽出來收著,跟松藏說第二張拍不好所以沒洗出來。沒過多久,松藏就因嚴重的肺病,死在放映室了。

松藏死後,傷心的小豐打算把電影院收掉不做,但留吉堅持要繼承松藏的精神繼續經營。於是在1961年重新開幕,第一部放的就是松藏生前遺憾從沒放過的《無法松的一生》,片子裡阪東妻三郎在祭典中豪邁打鼓那段,更是大家所注意的焦點。然而隨著電視的普及,以及一些流言蜚語,電影院的生意變得越來越差,已到了沒有客人的地步。一個夜晚,留吉經過附近的麵攤,聽到有客人說他跟老闆娘根本就有不倫之事,所以老闆娘才跟他繼續經營電影院,他以外來者的身份就佔有了電影院與老闆娘,所以大家應該要抵制獵戶座電影院云云。留吉生氣的找那客人理論,說無論怎麼指責他都沒關係,但不要讓老闆娘知道大家說她的不是。當然人家都不理留吉,還把他打了一頓。

電影院生意不好,小豐跟留吉有時索性就吃電影院賣不出去的紅豆麵包充飢。但是也因為沒人進戲院,小豐只好自己扮成小丑上街發傳單,而留吉也因沒錢租借新片而向片商哈腰拜託。到1964年時,有一對小朋友祐次與良枝時常到電影院。祐次的家庭不愉快,父親會對母親施暴;良枝是麵攤老闆的女兒,父母都叫她不要接近那間電影院。這對小朋友把小豐與留吉當做親生父母一樣親近,他們成為了相當要好的朋友。小豐從當舖弄來一個流當的八釐米攝影機,拍攝了生活的影片,留吉便模仿起無法松祭典打大鼓,玩得很快樂。良枝知道祐次家庭不快樂,便找小豐商量給祐次慶生。慶生那天,他們四個一起拍了照,良枝說留吉像爸爸、小豐像媽媽,更讓小豐心情相當好。

後來,小豐因為要掛海報看板,從梯子上摔下來,弄傷了腳,留吉不避嫌的背著她就醫,引來眾多路人側目,她說很難為情。夜裡留吉見到郊外有螢火蟲,更是涉水捉了螢火蟲回去,放到小豐休息的帳子裡,兩人一起欣賞飛舞的螢火蟲。

就這樣經過了四十多年,他們都老了,小豐也因病住院,無力再經營電影院的留吉只好正式宣佈結束長達五十七年歷史的獵戶座電影院。長大後的祐次與良枝不但已經結為夫妻,現在也已準備要分手了。不過見到電影院要收掉,兩人還是想要再回去看獵戶座最後一眼。另一方面,醫生也向留吉宣布,小豐的病情已嚴重到隨時會離開人世,而小豐幻覺自己耳邊聽到的都是無法松的鼓聲。留吉便背著小豐離開醫院,兩人回到電影院,準備放映最後一場電影。

開演前,留吉向所有觀眾說出了他辛苦經營電影院的心聲,他說他繼承已故老闆的理念經營電影院,但是生意每下愈況,因為播院線片都沒生意,一度想轉型播成人電影算了,但顧念到還有小朋友會來看,只好改成專門播老片,就這樣撐到現在。如今他已無力經營,只好結束營業,最後一部要播的就是老闆松藏從前最喜歡的電影《無法松的一生》。當小豐按下開始播放的鈴聲後,留吉回到放映室那跟小豐相依偎。這天留吉戴上了當年松藏給他的帽子,小豐說他竟然還留著這個。小豐說她還記得他帶回螢火蟲那天,她才第一次握了他的手。她問留吉,他留下來經營電影院是為什麼,留吉說是因為他喜歡她。結果聽到留吉的告白,她終於了無遺憾,就斷氣了。

嚴格說起來,電影裡有很多刻意、矯情的部份,不能說真的是上乘之作,有些部份看起來也卡卡的。不過留吉跟小豐的關係,就真的很「無法松」,不了解《無法松的一生》,也就少了一些趣味。究竟1943年版《無法松的一生》是怎樣的故事呢?就讓我再說一說:

大概是在明治中期的那個時代,在北九州小倉地區有個人力車伕名叫富島松五郎,因為平日是個嗜賭又愛打架的大老粗,但他又並不是真的很壞,其實本性耿直單純,且不畏權勢。因為他的老粗性格,人家給他起了個綽號就叫「無法松」。有一天他與人爭執,在一位姓吉岡的軍官仲裁下化解,從此他與吉岡軍官就成為莫逆之交。有一天,吉岡軍官突然急病過世,身為好友的松五郎接受未亡人吉岡夫人的請託,要將他年紀還很小的兒子鍛練成長。從此他經常出入吉岡家,與吉岡家母子的關係相當親近,並教育吉岡小少爺如何成為男子漢之道。

然而,隨著小少爺年紀漸長,已成為青少年的少爺對看著他長大的松五郎開始感到反感及厭惡(因為發現松五郎跟他本來社會地位就有差,而長大的少爺終於體認到這件事),與松五郎疏遠。松五郎後來在祇園祭上大展鼓藝,那也是他最後精彩的演出。最後松五郎過世,有遺物交給吉岡夫人,原來是他將畢生積蓄以吉岡母子的名義存了下來,他終其一生都在為吉岡母子付出。

那麼,《獵戶座的散場電影》中,松藏所謂「據說《無法松的一生》剪去一段浪漫告白」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呢?

原來這一大段告白的內容長達十分鐘,是無法松在晚年時發現自己這一生對於吉岡家無私奉獻,如此的感情其實都是基於他愛慕年輕貌美的吉岡夫人,為此他感到相當苦惱,便前去向吉岡夫人告白。但在戰爭期間,日本政府覺得劇情中竟讓一介車伕向高貴的軍官之妻告白,實在是敗會社會風俗的行為,便下令把這一段全剪掉,足足剪了十分鐘。到了戰後,片中有唱日本軍歌的部份又被剪掉一些。為此導演稻垣浩感到憤怒,到了1958年時,又重新再拍了一部《無法松的一生》,這個版本現在在世面上比較容易找到。

看過《無法松的一生》劇情,就可以理解《獵戶座的散場電影》為什麼一直把這個片子拿出來一提再提了。松五郎這個孑然一身的漢子無私的對吉岡家奉獻,為的只是他對吉岡家未亡人的情感;留吉也是個孑然一身的年輕人,他之所以留下來經營電影院,也是為著對小豐的情感。至於松藏喜歡這部電影,我想多半是為了松五郎那磊落爽朗的性格,尤其是松五郎打鼓一段更是全劇的高潮所在。而松藏遺憾那被剪去十分鐘的「浪漫告白」,似乎也暗喻了日後留吉與小豐生活的四十多年裡,是不像松五郎那樣企圖要告白的。

也因此,留吉學著松五郎打大鼓的姿勢,讓小豐拍下了一段影片。而小豐臥病之際,耳邊聽見了陣陣鼓聲,那是松五郎的鼓聲。他們兩個的關係,就像1943年版裡的松五郎與吉岡夫人一樣,松五郎終生盡心盡力的維持夫人的生活,但終究失去了告白的那一段。留吉也用他的一生去看顧老闆娘,雖然外頭把兩人的關係說得相當下流,但他們終究是清白的,只有在老闆娘臨終之際時他才被動說出自己的想法。兩人共同生活的五十年當中,最激情的一段,也就只有在看螢火蟲時,小豐無意的去握了留吉的手。這樣說來,本片應該是部充滿懷舊氣氛的純愛片。

儘管電影拍得蠻矯情的,但其實我還是看得有點鼻酸,想跟著掉兩滴眼淚。或許這也跟年紀大了有關係。年紀大了,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店家一一關閉,許多過去習慣在身邊而不去珍惜的東西逐漸消失,多半也會帶起一些感傷的情緒。例如巷子外一棟曾經開過星巴克的兩層樓小房子被拆除,心中多少有些感傷,有些人可能還會感慨「想當年我就是在那裡跟我閃光告白成功的」,如今卻已失去可以懷舊一番的地方,自然會觸景傷情。

宮澤理惠從前在《我們的七日戰爭》那個年代珠圓玉潤,還拍了裸體寫真,轟動一時。如今事隔將近二十年,她已經三十五歲,歷經過厭食症等風波,雖已從偶像升格為演技派,不過瘦骨嶙峋的模樣已不復少女時期的圓潤,看了有點難過。前幾年她拍單元劇《女人一代記》的瀨戶內寂聽篇,好像更瘦,有點恐怖。

至於《無法松的一生》裡的演員,在這部片子引用的部份,我們都只看到男主角阪東妻三郎。阪東妻三郎是知名演員田村正和的父親,但是很早就過世了,當時他還不到五十二歲,田村正和才十歲。至於女主角,飾演吉岡夫人的園井惠子,長相端莊秀麗,出身寶塚,在二戰期間加入劇團「櫻隊」做巡迴演出,結果在廣島遇到原爆,雖第一時間沒事,但因受幅射影響,往後幾天開始出現後遺症,不久便悽慘的死去,當時也才三十二歲。至於飾演吉岡小少爺的童星,就是現在的資深演員長門裕之,他出身影劇世家,從影將近七十年,最近大家比較知道的作品是《篤姬》中的島津齊興,其弟津川雅彥也是知名演員。

沒想到難得寫一篇文,也寫了落落長快要四千字。希望改天還能有動力再寫長篇大論,不然太久沒寫文都荒廢掉,實在是很不好的習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Kate
  • 感謝觀影後的分享;讓我得以重新回味再一次體驗電影中的疑惑之處!
  • D
  • 沒有看到這篇, 還真不曉得現行的無法松其實有版本差異...
    非常感謝.
  • 大叔
  • 片中有帽子的隱喻,首先是三人拍照時,登世故意藏起留吉戴帽子的相片,有一說是此時登世對留吉已有感覺,所以表情比較僵硬。接著是松藏死後,登世將帽子贈予留吉,後又覺得不好,買了新的帽子給留吉,注意兩人的帽子是不一樣的,松藏的是深色皮帽,留吉的是淺色布帽。直到最後放映時松藏的帽子,才又出現所以登世才訝異留吉還留著松藏的帽子。
  • tiger777
  • 今天才從MOD看了這部片,謝謝您的解說讓我更明白。宮澤理惠還是很迷人。
  • Lee Yang
  • 您好,感謝您精闢圓融的文筆將「無法松的一生」與「獵戶座的散場電影」這兩部電影的來龍去脈做了完整的解說,也讓沒看過無法松的朋友得以連結到這部獵戶座電影所要傳達的致敬與懷舊精神,在此留言前二十分鐘才剛看完這部電影,看完有些淡淡的感傷;於是想知道這部電影是何年上映是而,所以上網搜尋了一下,第一則就看到您的撰文了,同樣是電影的愛好者,看到宮澤理惠從年輕至今的改變,雖然瘦了不少,但依舊迷人,不過也是從她身上感受到了歲月靜靜流逝的一絲感傷…感謝您的分享。
  • 萬里子
  • 謝謝你,讓我更了解這部片的表達;沒想到阪東是田村正和的父親.真是了不起啊;很有爆發力的太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