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這個人,在寫小說方面,總有兩大缺點:一是挖了坑就跑,二是時常空想新的題材,但總是沒有行動下筆。棄坑潛逃之事,近來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川上貞奴那篇,我應該要用六篇去完結的,結果寫四篇就發懶,怠惰到現在,連HC都已經沒在玩了(蓋不完的房子,毫無章法的亂塞在莊園裡,唉)。至於空想不行動這事,則又以我嚷了N年的山陰公主故事為主。從前我打算寫她小姐一人的故事,後來一直做人設,一直拉線,拉著拉著,竟把故事延長了,變成要從她祖父劉義隆時代說起,之後一直演到她丈夫的女兒何婧英失勢為止。這樣看來,已經不是劉楚玉自己的故事,而是南朝宋齊兩朝的八卦小說了。由於這故事太長,預定還可以分成四、五部來寫,所以一直沒敢動手。

 

後來我在做這南朝故事的人設時,又發覺一件事:裡面的人物實與東晉末年皇室有關聯。把資料一攤,突然覺得王獻之(書法大家王羲之小兒子)的女兒王神愛,或許可以一書。史上對於晉安帝皇后王神愛的記載並沒有太多,原本就有可以發揮的空間(網路上甚至有人扯說陶淵明對她有意思,亂扯)。後來再去細追,王獻之的婚姻感情也很有戲劇性,他先後娶了兩位夫人,但第一任顯然是被迫離異的。第二任娶的新安公主,事實上也是二嫁。究竟為何他們都各自拋棄了原本的配偶,從而又締結了似乎很不甘情願的婚姻,也是個可以著墨的話題。

 

於是,就有了《天眷》的書寫動機。原本只是想把重點放在王神愛身上,因此標題名為「天眷」,一則「神愛」二字即有「上天眷顧」之意,二則「皇后」本身就是「天子的眷侶」。但是今年上半年,我因為回覆古人八卦板一篇文章,將王神愛的生母新安公主又研究了一番,於是又拉長了故事的時間,將話題從新安公主與前夫桓濟的婚姻說起。確定了小說的大致內容後,終於開始下筆寫作,在POPO原創市集發表。

 

今天新貼一篇有點長的〈楔子〉,由王獻之有名的懺悔之言說起。網路上不負責的說法皆指向當初因新安公主看中王獻之,向皇帝強求要嫁他,所以害他離婚,但史書卻無此記載。這次在編寫故事當中,不能說是翻案(根本就沒記載過實情的事,只是大家以訛傳訛的認為「想當然爾」,被迫離婚再娶必是威勢所逼),也不敢說是以正視聽(同樣是沒記載過實情,史實如何既已無從得知,雖然個人是翻閱史書後才敢下筆,但不見得是實情),只是想以史書中有記載過的蛛絲馬跡來寫出個人對這段婚姻的想法。

 

《天眷》的〈楔子〉篇在此:http://www.popo.tw/books/46884/articles/5438789

下一回將正式進入第一章〈桓濟〉,標題其實就是主軸,是當時還身為餘姚縣主(後為公主)的司馬道福,與前夫桓濟的那段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