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了真的很愛回憶想當年的事。最近在帶一群小大一,他們去年也還只是高中生。這群小大一的年紀跟我差了七歲,當他們出生的時候,我都已經要上小學二年級了。我看著這些小大一,就不免要回憶自己剛上大一時是什麼樣子,甚至當初怎麼推甄考上大學的,又怎麼考上高中、由高中畢業……然後,就一直倒帶,一直會把回憶轉回從前的歲月。

前兩天,跑去跟老闆東聊西扯,又扯到當年一段推甄的往事。講到那裡,就說起我高中時成績不怎麼樣,只是因為知道大學聯考鐵定會落榜,只好碰運氣賭推甄,哪知道這一賭竟然運氣好就考上了。我高中頭兩年成績是不怎麼樣的,上了高三開始比較用功,成績開始往中段擠。在從前成績很不好的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繼續讀書的資質,最後還是死唸活唸,把成績拉上來,但也沒有到很好的行列。

於是,又想起了在高中之前的往事。

那個年頭,還是有很重的升學壓力,還是有能力分班。尤其我唸的又是間明星國中(到現在也還是),對於升學率顯然是非常之重視。國三的時代,我就是在所謂的A段班裡渡過的,這件事是在國二下的第二次段考時被決定的。

據以前我娘的「口供」,她那時被聯絡去參加一場家長的聚會,於是某天晚上(也就是段考的晚上)前往參加。去了之後,就是一群被入選為A段班學生家長在討論要怎麼進行升學的工作,還提出一個家長要出多少錢這種事。但是在我娘告訴我這檔事之前,根本誰也不知道誰被分到A段班這件事。

我自己就一點也不覺得會被編到A段班,我的成績在班上顯然也並不是最出色的那幾個,好像也沒幾次考到前十名的輝煌紀錄。當時「A段班」這話題被傳開的時候,甚至一個從前對我並不友善,但後來態度有好轉的女同學,也質疑我是否有進A段班的實力。不過在面對如此令我尷尬不已的質疑時,坐在前面的那位仁兄就說,因為我英文成績好,要進A段班也是有可能的。雖然我很感謝他幫我解過幾次圍,但時至今日,我已經等於不具英文能力,甚至連國中的基本英文都不行,這讓我感到非常對不起他。

為了這個A段班,我們失去了一位老師。這個老師,是一二年級時的班導。當時她是很反對能力分班的,甚至想要讓我們班獨立出去,其他十幾個班讓他們自己去分。最後還是註定要走向分班的結局,這位老師也就轉到永春高中去了。這位老師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恩師,她在畢業典禮那天還特地回來看我們,我見到她的時候真的很難過,以為以後不會見到面。結果沒過幾個月,我們在永春高中相見了。只是見到面,也沒講過多少話,畢竟已經沒什麼關係。再之後,她也沒在永春高中教了,直到將近十年後,我在網路上得知她現在在台南一中,我想要見面應該是非常非常難了。

到了暑假一開始,大伙就被安排到最上面某間超大專科教室做暑期輔導,那個時候我們這一個班有五十幾個人。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成績絕頂才來的,也有些是用錢砸來的。因為後來有幾個人,在開學後被降到A-班(我們這一組變成叫A+班),甚至有人直直降到B段班去。有中途插花進來的,也有被下降後又敗部復活的。在幾個進來進得莫名其妙的人裡,據說有人是家長會長的兒子,有人是隔壁某小學校長的兒子……說是這樣說,感覺上有錢的家長真的不少。不過,我家真的不有錢,也跟家長會沒有關係,更沒有勢力。我雖然成績奇爛無比卻從沒被打入下面兩班,這也算是一大奇蹟吧。

當時白天上完課,中午以後就轉移陣地,大家被集中在學校附近一間小店面裡努力的繼續聽課。五十幾個人,被硬擠在一間有沒有二十坪我都很懷疑的地方,桌椅擠到根本沒什麼走動空間。更慘的是,那裡只有一間廁所,要五十幾個人輪流使用,簡直就沒人道可言。話說我在那裡上一學期的課,就從來都沒有進過那間廁所,排隊排不到,不然就是裡面太髒,讓人寧可撐回家再說。

到了A段班,也終於見到傳說中常常佔在全校前幾名的那些名人,或是一些已耳聞許久卻不見其人的角色。不過我是覺得我個人就算在新的班級裡,依然不是個受歡迎的人物,依然還是像牛鬼蛇神一樣的存在,好像沾到我都會帶來什麼不好的事一樣。人緣太差也沒什麼關係,反正前兩年都已經是這麼過的了,不差第三年。

那些耳聞已久的人物,剛開始接觸會覺得很驚訝,久而久之也就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了。成績最好的那位,家中有錢有勢,他本人又聰明,交往的對象包括另一個A段班裡成績是全校最好的女同學,以及一個某B班以化妝與嗲聲聞名的女生,後來他高中時跟後者親密出遊被人撞見,現在這位仁兄已經在當醫生了。有一個成績在前幾名的女生,我還以為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的擇偶對象條件應該會很高,至少應該要是比她強的人,結果她竟然看上某J(囧……不過某J平常跟她沒什麼交集,此事大概不了了之了)。

還有一個一定要提的男生,這傢伙並不是以成績好而聞名,而是當年我在國一時,被這個素未謀面的傢伙給連累了。從前我在國一時被班上大姊頭夥同其他人一起欺負,大姊頭身邊的得力助手,就是後來質疑我是否有A段班實力的那位,她暗戀某班一個男生,據說是帥哥,但我壓根也不認識,總之有人向她誣賴說我對該男很有興趣,弄得我被那女生一直罵。拜託一下,我連那男生長啥樣子都不曉得哩!終於在國三時,我終於見到這個男生了。說他帥嘛,是斯文白淨瘦高型,看起來不難看,但我老懷疑他跟他們班另一個男的是不是一對。這帥哥後來被我發現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是後話。

我一直很怕有一天自己的記憶會越來越模糊,甚至會擔心以後會不會懷疑起自己有些記憶到底正不正確,所以現在一直回憶,開始寫日記(不是部落格,是晚上趴在床上寫的)。我想把國三生活記下來,這是從高中以來一直想做的。我上大學時,甚至曾經想要將國三這段能力分班下的生活改寫成一篇小說,只是當我有那個意思的時候,考試制度老早就完全不一樣了,很難去引起什麼共鳴。趁著我還有餘力的時候,我希望能把以前能回憶的東西多少留下來。只是不知道我的熱度能維持多久,希望這一大串文章,能一直寫到正式去永春高中報到那一天,也就功德圓滿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itlerx
  • 印象中, 我媽在知道可以靠關係時, 曾經很後悔沒有去講看看, 因為他覺得我只差一點點, 應該可以擠進去的, 不過也許還好我沒有進去, 不然我的憂鬱症也許會更早發作

    話說, 你說的那個轉去永春高中的老師, 是教國文的嗎?..
  • 是啊,教國文的,當時是教八班跟十一班,這也是後來為什麼我們在合班時這兩個班是綁在一起的,姊妹班?

    其實我真的很羨慕那些在A-的人,A+待久了會人格扭曲。我到後來快聯考時,突然變得很拼,成績開始往前擠,已經慢慢可以打入班上的A組時,每天都被人說我在作弊,反正我在班上的地位也就只有C組的等級而已吧。我家沒有錢,沒有什麼後台,我進A+班進得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然後進去就真的是給人當砲灰。

    令堂的後悔是多餘的,雖然A+班最後大多能進正規的高中,但我相信你應該不會想每天過著不到九十分,一分打一下的那種日子。

    其實,A+班也有人家裡有權有勢,小孩功課超好,長得又不差,人緣又佳,那個人姓韓。所以也不是有背景後台的人,都真的很慘烈啦。

    歸蝶姬 於 2007/06/03 15:10 回覆

  • Hitlerx
  • 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老師, 不過我記得有一個國文老師說叫要去永春高中, 叫我考上去找他~

    不過敝人不才, 只考上內湖高工... 沒有達成老師的期望 :\
  • 我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的老師管轄範圍是八班跟十一班。去永春的老師其實不少,從前我上國三時有個英文老師,他在我高二時也進了永春高中。前一陣子我光明正大潛入永春高中時,還在一堆歷任組長名單裡看到這位老師的名字。

    不知您還記得否,從前我們國一跟國三時,訓導主任是陳金龍,但他在國二時神奇的從明湖失蹤了一年。後來我上高一時,班上有同學是永春國中直升上來的(她國二時,永春升格為高中,當時我們是國高中部都有的)。因為有人要我帶明湖的畢冊去觀賞,這位同學也看了。結果經她指認,陳金龍在國二時突然到永春去當了一年的訓導主任,又莫名其妙不見了。也是我潛入永春高中時,在歷任主任名單中果然看到陳金龍的大名,任期只有一年。這讓我覺得明湖跟永春還真是有特殊的緣份。

    想當年啊,我聯考是四場考透透。北聯考了,對答案覺得自然科會考一百零幾分左右,結果開出來跌破眼鏡只有七十幾分,說不定真的是答案卡一格畫錯後面全錯;差那三十分,我就可以上內湖高中了,我好恨啊。後來考北五專,成績頂多只能上德明。北職聯考599.5(這啥鳥分數),可以上北士商,但唸職業學校不是我畢生的心願,所以五專跟高職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考這兩個大概是去當練習的。最神奇的是最後一場去考私立高中聯招,成績單拿到時是全北區(北基宜?)第38名,什麼學校都能選。好在勉強還是上了永春,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唸內湖高工也沒什麼好或不好的,從前有個小學男同學,當時他成績超好,都排班上前幾名,又當班長,後來才知道他竟然唸了內湖高工(以前我以為他應該是要唸內湖高中才對吧),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歹內湖高工還是公立的,從前我搭公車,必經路線總會有幾間那種當年考一百多分就可以唸的私立職校的學生(......那種我只要去考一科數學就可以考上的學校),有的就真的看起來慘不忍睹了,所以內湖高工是沒慘到哪裡去啦。

    歸蝶姬 於 2007/07/11 03:19 回覆

  • Hitlerx
  • 對我在校成績來說, 上內湖高工的資訊科算是稍微超出水準了, 不過沒考上永春高中, 總是有點可惜...
    雖說考上了也不會知道人生是否過得更好, 不過我總是覺得若我當年是讀普通高中 > 大學,
    學生生涯會比技職體系更多彩多姿
  • 永春高中啊......當年我唸高三時,我們幾個朋友之間都說,以後畢業都不敢承認自己是永春高中的,可知當時風氣敗壞之嚴重啊。不過跟現在比起來,那年頭真是小巫見大巫。永春不是很好的學校,現在大概都排到數了。我這樣說自己的學校好像不太好,只是當我前一陣子再跑回去亂晃的時候,我深深覺得這學校實在讓人很無力。是說從高中部第一任校長離開之後,這學校就越來越慘了。

    我有個大學同學,竟然是北士商畢業的,當時我真的覺得很驚訝,原來高職畢業還是可以考上大學的,當然八年前跟現在這種隨便考都能考上的情況是有差的。我想就算高中那一環變成高職,努力的話還是能上大學。至於上大學的學生生涯......我這人四年來都頗自閉,又不喜好參加社團與課外活動,朋友沒幾個,說不上多采多姿,但到這把年記時還是會回憶那時候的生活算無憂無慮的。不過如果你是愛玩的人,大概真的會比較快樂吧。

    歸蝶姬 於 2007/07/31 20:29 回覆

  • Hitlerx
  • 我是覺得, 最後的學歷比較重要, 就像育達的萬一考上台大, 那誰會因為他讀過育達看不起他?
    所以我雖然二專考上了個倒數的大漢, 倒是不以為意, 不過最後一個二技沒人知道...
    之前即使讀了內湖高工資訊科....唉, 只能嘆氣
  • 那個......那個......我孤陋寡聞,對技專的學校沒什麼概念......

    最終學歷最重要倒是真的。就拿我自己來說好了,世新整體看起來也不是什麼一流頂尖的學校,但我們這個系在學校裡算是看起來很特別的,系上很多老師都是從台大退休後過來教的老師。所以不客氣的說,有些人會覺得我們系是小台大。雖然敝系學生素質並沒有好到哪裡去,但師資強,給名師教過以後,在考其他學校研究所面試時,被面試老師說:「喔!你是某某老師的學生啊!」讓我覺得與有榮焉,即使被名師教過後我還是個很差的學生。

    永春本來不應該是這麼差的學校,校長換人做真的影響很大。當年我考上永春,有親戚用很鄙夷的態度看待我。即使一開始我不覺得永春有多糟,但是後來大環境變了,學校內部改朝換代後,這個學校就真的是江河日下了。有個堂妹,前幾年基測只考了一次,選擇去上永春,全家還覺得她真是考運不佳,怎麼不再去考二次基測,換個好一點的學校?甚至家裡有人屢屢告誡我,切勿在我堂妹跟前提起永春是不怎麼樣的學校之事,就知道永春在大家眼中是什麼樣的學校了。

    說起來,明湖國中也是名校,雖然對我而言這跟普通學校沒什麼兩樣,我甚至覺得過得很痛苦,但這所學校就是有能耐年年爆滿,弄得不知多少家庭在搬學區。雖然是很古早以前的事,不過唸過明湖國中這個學經歷,似乎也是某種光輝的紀錄?

    歸蝶姬 於 2007/08/09 0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