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來回憶的話,那位「帥哥」先生的祕辛我實在想爆料一下。之前提過,我在國一的時候,因為這個帥哥,吃過一些苦頭,但我壓根不知道那個帥哥是誰。直到我國三時「有幸」與他同班,才看到他的廬山真面目。說帥嘛,也就還好,長得又高又斯文,至於是不是帥哥那見人見智,至少論長相,還沒有到很差的地步,但對我而言並沒有很大的吸引力。他的名字實在有點韓國人的味道,我在這裡還是索性以帥哥稱之了

跟帥哥原班的,有一位超愛美的男生S,當時他每天玩自己的瀏海,每天不時對頭髮又拉又梳的,還甚至帶染髮劑在學校玩起來,大概自命也是個帥哥吧。S跟帥哥的友誼真是讓人感到曖昧,兩個男生上廁所也是同進同出的,害我差點以為他們的關係是那種會讓腐女尖叫的程度。後來證明,帥哥他很正常,大家傳說他有個交往的對象,是一個長得實在很不怎麼樣、說氣質沒氣質、成績又差的女生。這件事傳到我那仰慕帥哥多年的同學耳裡,還在那裡哀嚎「從此我只能孤芳自賞了」。

帥哥的祕密在於,他好像只有三套衣服在輪流換。我跟小雞到最後百無聊賴,竟然開始在推算他第二天來會穿些什麼衣服,而且還屢試不爽,真的每推必中。身為當時被公認是美男的帥哥,竟然在打扮上不怎麼講究,真是太讓我們意外了。不過更意外的還不在這裡,那時我坐在帥哥的後面,有一次帥哥的褲腰低了些,他身體一往前傾一點,從後面就可以看到帥哥穿了什麼小褲褲。那天帥哥穿了一件黃色小褲褲,上面還有印超人圖案的那種。到這裡,帥哥的形象就完全毀滅了。只有我跟小雞會研究帥哥的「穿衣技巧」、「穿衣品味」,只是沒想到帥哥到了十五歲,還穿小男生的小褲褲。這個帥哥的故事,後來也就只成為我們之間的秘密了。

帥哥雖說長得有幾分姿色,但他成績並不是頂尖的那種,跟我一樣都是分在A段班裡最差那組的,所以常常會被排坐在附近。原本一開始我想我那景仰帥哥的B段班同學,會不會因此又找我的碴,還是會跟我追問帥哥的事,還好沒有。倒是從我們班過去的男生,會拿這位仰慕者的名字去鬧帥哥,我想帥哥應該不勝其擾吧。

總之,我們這種成績不頂好的,後來考高中成績應該也不怎麼樣。當時有「北聯」(一般的台北縣市公立高中聯考)、「北五專」(就是整個台灣北部的五專)、「北職聯」(台北市公立高職聯招)、「北私聯」(整個台灣北部的私立高中職聯招)。班上大概只有像我們這種對考取北聯沒信心的人,才會四種聯考都去報名。成績好的,只會報個北聯(全校前幾名那種,就穩上的),再不然就多報一個北五專。會再報北職聯、北私聯的人就較少。我四個都報了,因為我在班上是那種快沒救的。本來後來想說不去考北職聯的,因為我畢生的志願並不是唸高職然後去工作。但是後來想想,反正報名費都交了,就當做是去練習好了,所以那天還是照樣去考北職聯。

通常在同一個考場,應該有不少是自己班的同學,因為是準考證的號碼都是隔著一格座位的。我去了之後,那個考場裡我們班去的竟然只有我跟那個帥哥,我們班其他報名的人都沒有去。在這兩天,我親眼目睹了帥哥的窘狀,可能他也會很怨恨怎麼會跟我在同一間考場吧。

我們那一考場除了我們兩個是同班的,其他座位坐的都是些那種看起來不良的女學生。本來一個男生在幾個女生裡面,看起來就很鶴立雞群了,尤其這個男生又還有點姿色,就更引人注意了。結果就是,帥哥連續兩天,都被不良女生調戲。由於他坐我斜後方,我也不太好意思轉頭過去看他們發生什麼事,只知道那幾個女生圍上前騷擾他。我猜他應該是有把頭別過去還是怎樣,因為那幾個女生還說「呵呵呵,他會害羞呢」。

不過我也在懷疑那幾個女生是不是對我有敵意,因為她們一直用「史努比」當暗號在罵人。剛好我那兩天都穿史努比T恤,她們又在我後面,我大概有被害妄想症,就覺得她們在罵我。不過她們也沒直接來找我碴,那我就不管她們了,只能暗暗的祝福那位帥哥。

後來北聯放榜,帥哥考上復興高中,在我們那年頭是排倒數第二的超不怎樣學校,可見帥哥聯考成績之慘烈。當時在北聯成績比較差一點,上中後段學校的,如果北五專考得不錯,很多人都會去唸五專,雖然我覺得有些人唸五專很可惜(曾經有個頗聰明的傢伙,考上內湖高中,結果說是非建中不唸,就去唸台北工專了)。後來聽說帥哥上了台北商專,台北商專與台北工專應該是當時兩大專校了,對帥哥來說,應該是榮升吧。

有時候會想到帥哥的名字,就去給他查一下。在網路上查到有這個名字的人,前年考上屏科大的某個管理研究所。我推算一下,如果帥哥先當過兵再考研究所,那前年考上是很有可能的。如果那個屏科大的人士真的是該帥哥,這看起來應該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方向,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