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講起牙齒的話題,就想起我從小以來的痛處之一──牙齒。打從小時候還沒換牙之前,就常跑牙科。換牙一直到小六還沒換完,從來沒有一顆牙齒是真正自己掉下來過的,好一點的是搖搖欲墜能讓醫生一拔就掉,最慘烈的是牙冠掉光牙根還卡在牙齦裡,不得不用挖的掏出來。換了牙以後,我又不是個很重清潔的人,蛀牙就算了,還齒列不正,現在都很怕讓人看到一口爛牙。

我小的時候,大概還不到上小學前,因為抗拒看牙醫,所以每當被我娘要抓去牙科時,總會以「我要報警」這種愚蠢的方式做抵抗,不過最後還是又哭又鬧的被扛去。到了要換牙的時候,有一陣子還沒有掉的門牙變得尖尖的,已經鬆搖卻遲遲沒有掉下來的跡象,我還把門牙拿來當吸血鬼的牙齒一樣放到嘴唇外,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無聊的舉動做多了才導致後來牙齒長不好?最可怕的還是小六時,被我堂弟用湯匙打掉後面臼齒的齒冠,只剩牙根在裡面,只好到牙科請平常給我看牙的女醫生挖出來。結果挖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有結果,反而我在那裡一直哭哭叫,最後由態度強硬的男醫生出來,很快就結束了。那個女醫後來就消失在該牙科診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因素?

到國高中以後,雖然新牙都長了,還是常常為了蛀牙的困擾跑到牙科去。我這口爛牙自幼就不怎麼白,我娘老嫌我有黃板牙。因為實在不怎麼重口腔衛生,以致於到後來還牙齦發炎,刷個牙都會冒血,洗牙還洗了兩次才好一些。但是大概也就是當時沒把牙齦弄好,下排的齒列有些歪掉了。何以見得是後來歪的?因為下面的門牙最早之前補過,當時是平面的,所以現在歪掉就看得出來。

往後的日子裡,就總以牙齒是歪的為一憾。曾經有好幾次動過念頭想要去矯正牙齒,但是後來還是放棄了。首先就是要花到十萬元,這筆錢雖然不是出不起,但也不是什麼小數目。其次才是我真正不願意繼續進行的理由,就是要我把四顆嘴裡大概僅存沒蛀的好牙拔掉,打死我都不幹。還有一個理由是要做兩年,我不覺得我是個有耐心的人。因為以上幾個原因,我大概二十歲以後就死心了。

後來到二十五歲,有一個補習班老師上課講了一件事,無疑是一劑不矯正牙齒的強心針。這位老師的齒列也不正,但有些人覺得這反而是可愛的地方。她說她曾向醫生請教矯正牙齒的事情,後來她還是放棄了,因為醫生跟她說「就像結構不正的房屋,雖然不正,但架構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平衡自然的狀態」(大概是這樣,真正說啥我已經記不清楚了)。雖然有人說牙齒不正會造成以後許多問題,也不是人人都覺得這樣就美觀,但我想既然這已經是一個自然的狀態,那就繼續這樣下去好了,只要沒有嚴重的蛀牙問題,也就阿彌陀佛啦。

二十三歲那年夏天,第一次做了牙套,因為那顆牙齒實在是痛到不行,一檢查出是哪顆牙的問題,就做根管治療了。由於當時是暑假,病人很多,有時一預約就是一禮拜後的事,期間牙齒的痠痛感真是讓人痛不欲生,痛到在床上流眼淚打滾,吃醫生開的止痛藥也無濟於事。醫生問要多少錢的牙套,講到最便宜的那種賤金屬可能會造成過敏現象,而我又捨不得花到萬元以上,就選了次便宜的……另一種賤金屬……我想應該只是買心安的吧。做完臨走前,醫生說我下排左邊倒數第二顆臼齒,裡面好像已經被蛀空了,要是牙痛的話記得趕快回來做牙齒。

不知道這是一語成讖還是怎樣,同一年,我不會忘記是十一月三日發生的。那天去補習班補英文課,因為剛好在捷運站,就在爭鮮買了幾個壽司當晚餐。結果下課時拿出來吃,這一咬就把那顆醫生提醒快爛掉的齒冠整個咬碎,當時只覺得好像有東西碎掉,一吐出來只見四分五裂的齒冠碎片與一些銀粉。大概隔了幾天才抽空到牙科預約同一個醫生,醫生大概以為是吃什麼硬物才咬碎的,結果我說是吃壽司,我想任何一個人聽了,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吧。

看醫生的時候是白天,一樣是先照X光,做根管治療。那天晚上還要去補習班上課,和上次不同的事,這顆爛掉的牙齒本來就沒在痛,結果做治療的當天痛了一個晚上,搭公車搭到很想哭。好在後來幾天情況都不錯,加上這時是「淡季」,醫生排治療時間可以比較密集,感覺是順利多了。

話說,那顆牙冠整個碎掉的臼齒,正是十多年前被打碎而到醫院把牙根挖出來的那顆。舊牙新牙命運竟然一樣,也是另一個不思議吧。

醫生總是會提醒,半年要去洗一次牙,不過我也總是很怕再踏入牙科一步。即使後來又開始容易刷牙流血,有些口臭,還是很怕進去。不過我有一個不知算不算優良的習慣,每當要健康檢查的前一天,我就會抽空去牙科洗牙了。所以去年我總算鼓起勇氣再回去找那個醫生洗牙,洗完之後牙齦又好多了,不良口氣的困擾也改善了,果然洗牙很重要。

去做檢查時,也只有出現「阻生齒」這個問題,我想就是那兩顆智齒吧。我覺得智齒長得沒很歪,除了他們剛冒出來的時候很不舒服以外,基本上至少在這六七年以來,智齒沒造成我生活上的困擾,去了牙科時,幾個醫生也都沒對那兩顆智齒有什麼意見。倒是四年前我在扁桃腺發炎時,到某耳鼻喉科看了三次,第一次是因為發燒才去,第二次是退了燒但喉嚨還在痛,第三次是單純再做追蹤治療。因為沒有預先掛號,所以三次是三個不同的醫生看的。最後一次去的那個女醫生真是讓我極度的反感,她看了看我的喉嚨,竟然說「喔,你有智齒」,好像我這扁桃腺發炎是因為智齒的關係,我真的很想問她我長智齒干這屁事。後來她又拿針抽扁桃腺的膿,態度蠻兇的,從此讓我再也不想踏入這間耳鼻喉科。

這話扯遠了。所以結論就是,我的牙齒真的很差,絕對沒資格列入美齒的行列當中。由於一口黃牙的關係,連醫生給我做牙套時,都說她特別挑了顏色黃一點的,才會比較搭調,讓我覺得真夠慚愧的。看到電視廣告上黑人牙膏的美白配方,心動下就用了幾條,不過顯然成效不彰,無法達到廣告模特兒的那個效果。最近去逛大賣場,看到舒酸定也有美白牙膏,一時興起就買了,這一條還要155大洋,比黑人牌牙膏55元就可以買一條比起來,顯然是貴非常多。但是為了心裡那個多少讓黃板牙白一點的妄想,也就狠下心買了。

連續用了一個禮拜,好像真的有那麼點成果,真是讓人感動。不過我想黃板牙生來就這樣,應該也白不到哪裡去。但只要稍微白一些,我想我應該就會很高興。希望那一條用完之後,真的可以見到好的結果,不過這應該終究只是個妄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