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打從六月開始就一直嚷著要去看史瑞克三世,結果弄到快下檔了還是沒去。查到這兩天就要下檔,已經沒幾家也沒幾個時段在演,就找了信義威秀最早的那場(不算前面漫長的廣告時間,應該是九點十分開始吧)。起了一大早,在人家要上班的時間擠公車去看電影,心裡預期屆時那個廳應該只有我跟我妹兩人吧。每次買電影票,賣票的總問要不要買爆米花套餐。由於我這人幾百年才去電影院一次,而去電影院看電影大概是唯一可以安心吃爆米花的場合,對那個昂貴的爆米花也就不太覺得可惜。

捧著兩杯飲料、一大盒爆米花、一份熱狗堡,進了那個賣票員總會說「位子不錯,在中間」的廳——通常只要聽賣票員這麼說,就知道其實沒人看這場——,裡面真的是空無一人。因為沒有人的關係,我跟我妹就乾脆隔開一個位子坐,包包跟爆米花還可以放中間。我想起有個同學說她曾經看早場的動畫片,全場只有她一個人,於是她在跟著電影唱卡通歌時,也不會覺得很尷尬。只不過後來電影廣告演一半,後頭又進來一個爸爸帶著兩、三個小孩。他們坐在後一排,想來也是「位子不錯,在中間」。倒是我跟我妹後來超不爽的,有個死小孩從廣告到唱片尾曲,時常在踹前面的椅子,也沒辦法教訓他,而他爸爸都不管的。無論是看電影、看表演,只要有死小孩,就是一整個討厭。

我沒有看過史瑞克前兩集,全憑著今年跑去日本環球影城看史瑞克立體影片時的一點點熱情,就跑來看這個第三集。有人說第三集沒有前兩集好看,笑點也變少了,但對我這種只看第三集的人來說已經很有趣了,或許前兩集是口味比較重,第三集就顯得比較平淡無味吧。

距我上一次進這間戲院大概也有六、七年的時間了,我還記得當時是跟同學去看免錢的「月亮上的男人」,我們都不知道笑點在哪裡,倒是前面坐了個外國女,頻頻大笑,我猜這部電影裡應該都是美式笑點。那時覺得華納威秀的廁所閃亮亮的很漂亮,現在去看已經變得很普通了。隨著時間過去,真的顯得有些陳舊了。但是難得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還是蠻高興的。

看完以後,從華納威秀那裡走到誠品旗艦店。其實是因為上個月我拿到一張「泰市場」的一百元折價券,所以就趁今天的機會跑去吃看看到底泰式的自助餐口味如何。但是因為太早起床,中午的時候已經很累了,加上吃了一堆爆米花,好像肚子也沒那麼餓的感覺。不過去都去了,就吃吧。或許因為那裡是上班族比較多的地方,所以現場一堆上班族。不知道是不是上班族他們真的都很耗體力,男男女女都很會吃,東西一大盤一大盤的拿。但是我就不太行,只能一點一點拿。因為胃容量實在不大,又覺得花那麼多錢就該多吃一些,吃得還真是有點痛苦。最後乾脆自我安慰一下,在百貨公司吃一球莫凡比的冰淇淋要九十元,吃他幾球也沒算賠到錢了。

最後喝了碗很熱的摩摩喳喳後,就趕快逃離現場,在誠品的簡體書店買了正常人不會看的書,就趕快搭車回去。然後,就這樣從下午三點睡到晚上八點,一整天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泰市場實在太貴了,雖然門口放了塊板子說每週一是女士的日子,女性同胞去只要五百元,但那還是不便宜。現在我一直念念不忘裡面某道菜,用甘蔗裹著雞肉炸成的東西,一邊吃雞肉,一邊啃著熱軟的甘蔗,要是胃袋夠大的話,我大概會多吃幾隻。生的海鮮應該蠻乾淨的,因為我沒有跑廁所,突然覺得生蝦也應該多啃幾隻的。下次存夠錢跑進去吃,不知道還要多久,畢竟五、六百元吃一餐真的是蠻貴的。

花了七百多元在電影院,又花了一千多元吃午餐,吃完花九百八十元買書,這個月的錢也用得差不多了,嗚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