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個禮拜在重慶南路亂晃時,買了一套三本的大陸簡體書《中國皇后全傳》,把由秦到清的皇后及重要妃子的傳記都收錄進去。雖然裡面有些比較虛妄的部份(例如從後人小說參考,並非正史者),也偶有錯漏之處,大抵來講還算是可以的書,至少還沒幾本書把歷代后妃都記下來的(柏楊的《皇后之死》沒有繼續寫完真是可惜,我還真想看看據說已經寫了但沒能問世的〈賈南風〉篇)。


在皇后全傳裡,又看到了一個名字,是五胡十六國時後趙皇帝石虎的皇后鄭櫻桃。這位鄭櫻桃,史書說是「優僮」出身,受石虎寵愛後,向他進讒言,使他兩位正妻先後被殺。但是到後世卻發生一件有點像懸案的情況,究竟這位鄭櫻桃是男是女?在Google上打上「鄭櫻桃」三字,最前面可能會先看到維基的「鄭櫻桃」條目(不才我最早先寫的),有時可以找到是石虎皇后的網頁。但最大宗的,大概就是直指鄭櫻桃是個男的,不是把他寫在淫穢小說裡,就是在中國歷代同姓戀列表裡記上一筆。或男或女,莫衷一是。


有兩件文學作品中記錄了「鄭櫻桃」這個人,分別站在女性論或男性論的立場。唐朝李頎(生於武則天正式成為一代女皇的天授元年,卒於唐玄宗天寶十年),是盛唐時的詩人,作了一首《鄭櫻桃歌》,將鄭櫻桃寫做是當時的絕世美女,寵冠後宮,所出之子,「女為公主男為王」,但最後美人與後趙王朝共成灰。後來明末馮夢龍《情史》中有專記男同性戀故事者,就將《晉書》中對這段事的記載收進來,並指出李頎以為鄭櫻桃是女性有誤。大概因為男男故事較具聳動性,後來就有不少人寫下石虎與鄭櫻桃的男男故事,大都兒童不宜。


事實上,依照史書所載,石虎前有寵幸鄭櫻桃,後來第一任皇后為鄭氏,這之間也沒有明確的證據能證明鄭櫻桃等於後來的鄭皇后。也因為很模糊不清的「優僮」身份,讓鄭櫻桃的性別男女不分。不過我想鄭櫻桃應該是女的,而鄭皇后即鄭櫻桃應該可能性也非常之大,或者其他支持鄭櫻桃為皇后者也是相同的看法,理由如下:


其一,「優僮」是否一定為男?今天我們看到「僮僕」、「家僮」,直接就會想到少年男僕,但在古代「僮」是可男可女的。《漢書》裡記衛青的出身,衛青生父鄭季與平陽公主家「僮」衛媼私通,生衛青。顏師古在這裡註解說:「僮者,婢女之總稱也。媼者,後年老之號,非當時所呼也。」也就是說,鄭季與平陽公主家的年輕婢女衛氏私通,衛氏老了之後,人家管她叫衛老太婆。總不能說鄭季好男色,與另一個姓衛的男僕私通,還能生出一個兒子吧?故以「僮」早期是個中性用字來看,鄭櫻桃可能是個極為貌美的少女演員。


其二,李頎的生存時代距鄭櫻桃有四百年,而馮夢龍已距鄭櫻桃一千三百年。何以較近的李頎會比較遠的馮夢龍不可信?若李頎能寫下鄭櫻桃如何專寵,想必無論是他親自調查或在當時傳說裡,鄭櫻桃必定是個女的。千年之後的馮夢龍再去反駁李頎認知有誤,反而顯得相當奇怪。


其三,石虎為了鄭櫻桃,先後殺了兩位髮妻郭氏與崔氏。石虎殘暴是出了名的,殺人多如麻,但殺妻之事就僅見早年這兩件。以後來石虎即位的第一個皇后為鄭氏來看,可能鄭櫻桃當年為了得到正妻的地位,進讒言讓郭氏與崔氏遇害,爾後石虎正妻之位空虛,說不定是大家見他接連殺二妻,不敢將自家的女兒送去給糟蹋;又以石虎個性觀之,他想要任何一位女性,就算對方家人想說不也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之下,既無人嫁女於石虎,而石虎當時又對鄭櫻桃有情,鄭櫻桃名正言順做了石虎第三任妻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其四,為何稱石虎皇后為鄭氏而不是鄭櫻桃?古代女性名諱是不讓人知道的,史書上許多后妃的名字付之闕如,早年的幾個皇后則還有名字傳世,她們的名字也不是隨便讓人喊的。書中寫過一次名字以後,以後就不會再提了。既然女性的閨名付之闕如,由其三所言再連繫到本項,若石虎第三任妻子是鄭櫻桃,他即位為帝,所封的鄭氏皇后自然也是鄭櫻桃。


其五,石虎在性向方面似乎是十足的異性戀者,雖然這是很說不準的事,不過他廣納女性放置後宮(三萬多人),甚至百姓妻稍有姿色也強搶入宮(九千多人),老婆被搶走自己還遭殺害的倒霉夫君有三千多人。石虎以被一堆美女圍繞為樂,還組了一隊女兵(但純為花瓶的功用)。這麼一個嗜女色的暴君,要為一個美少年殺妻的可能性似乎偏低。況且實在想不透,若鄭櫻桃是男的,譖殺兩位夫人對他有什麼好處?


由上五點,或許可以得出鄭櫻桃=鄭皇后=女性的結論。也可能有能夠反駁的地方,但除了「僮」這個字以外,實在看不出有哪裡能支持鄭櫻桃=男性的論點。


*          *          *


我一直很想再寫小說,尤其是歷史小說。但是自從看到赫赫有名的歷史系學生金魚正妹一連串的歷史言情小說後,自慚歷史學養不豐,閱歷不足,也不敢班門弄斧寫些令人見笑的東西出來。


早先曾經想寫山陰公主劉楚玉的故事,當然這是加油添醋版的。現在想起鄭櫻桃,看到網路上關於她的小說,多是低級的男色情節,令人不忍卒睹。實在想來寫個天王皇后鄭櫻桃的故事,以正視聽,不過這可得從頭到尾把那時代搞清楚了才行。


或許,我想寫的,是一組「惡女列傳」。古代行為舉止不似一般閨秀的女子不在少數,劉楚玉、鄭櫻桃的生平都有一股惡女的氣息。這兩個女人後來都死於非命,嗚呼哀哉,只留下史書對她們負面的記載。看來又是只能想想而已的故事,老話一句,大概就只能流於空想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