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說頭髮留很長,留到屁屁那裡,為了方便起見還是決定剪掉。有人說剪頭髮要挑日子,結果看了看去年選議員時候選人送的農民曆,八月有三個日子。但在網路上查,卻只有一個日子。這樣下來,實在有點困擾,不知到底哪天才是對的。不過這兩個版本有一個共同的日子,就是國曆八月十九日,即農曆七月七日。於是選了這一天,在我家附近還蠻有名的一間髮廊剪頭髮。

選這種日子(閃光節)剪頭髮,還一次剪一大把,總會心想會不會有人覺得我是受到某些嚴重的刺激才跑去剪,不過應該是想太多。因為根本沒有剪過什麼特別的髮型,從前也沒指定設計師這麼麻煩的習慣,就讓店員隨便幫我挑一個了。在bbs上曾有許多人都推薦該店特定的設計師,不過聽說指定這位還要加錢。我想我這個爛頭應該隨便找個人弄好就行了,也沒有特別在乎這麼多。

在那裡洗頭要一百六,剪髮要四百,對我這不食人間煙火已很久的人來講是有點貴。到家庭理髮去剪齊了,收兩百五。最近附近開了新的髮廊,說剪髮特價一九九。不過前面那間知名的髮廊開了十幾年,我一次也沒進去過,當然就跑進去試試看成果。如果滿意,說不定以後會變成忠實顧客。但又想想我這麼懶,也說不定這次剪了頭髮,下次再去又是三年後的事,什麼都說不準。

小時候去美髮院那種地方,總羨慕大人可以拿大本雜誌看,然後讓洗頭小姐按摩肩膀。現在總算到了這把年紀,可以讓人幫忙捏捏肩了,真是感動到不行。現在洗頭,跟從前已經不一樣了。從前洗頭是坐在鏡子前面洗,然後再去水槽那裡沖乾淨;現在洗頭,直接就去洗頭間沖沖洗洗,感覺超舒服的。我十幾年沒讓別人幫我洗過頭,都是自己在浴室隨便沖沖就解決,大概花不到十分鐘就解決(可能才五分鐘就洗完了)。去店裡慢慢搓、慢慢洗,倒在那邊大概倒了十幾二十分鐘,還蠻爽快的。

或許因為是假日的關係,店裡客人比較多,本來預約的設計師也要等她剪完前一個,我就坐在那裡慢慢等。無論是洗頭小姐或設計師,總會想辦法跟客人聊天。只是當人家問我現在是做什麼的、學什麼的,總覺得如果我跟這些年輕小姐們談古代思想文學甚至個人理想,應該沒人了解我在講啥,所以聊天的範圍就是講講生活上的東西,反正只要有話講就行了。雖然我想我跟那個洗頭小姐是兩個世界的人,可能她講的一些東西我不懂,我講的她也不見得理解,但是一來一往,聽聽也蠻有趣的。

設計師終於有空來了以後,跟她說我要把剪下來的頭髮留著,所以在頭髮還沒乾以前,就先把肩膀以下的頭髮整把剪下來,綁著放在一旁,接著開始剪頭髮。本來我想剪一個還可以綁起來的頭髮,因為二十多年來習慣綁馬尾的日子。但是設計師看看我的爛頭,說我就是因為一直把頭髮往後綁,前額已經有點禿了;再加上平常洗完頭沒有吹到全乾就把頭髮綁起來,頭皮也不太好。所以她說,要剪一個讓我沒辦法綁起來的髮型。當然剪太短我無法接受,那就剪個半長不短的髮型好了。

設計師拿來一本最近流行髮型的雜誌,從裡面找了兩三個髮型讓我看。模特兒都是瘦瘦的正妹,總覺得人家剪起來好看的髮型,我剪起來應該不會有那個效果。最後選了三個髮型裡頭髮比較長、瀏海也比較不會擋住視線的,有點像「天下第一味」裡周幼婷的那個髮型,我就稱之為「老休假」(台語發音)頭好了。但是一切都還是要交給設計師,希望剪出來不要太恐怖。

剪頭髮的時間比我想像的還要久,只見設計師抓抓剪剪,一小撮一小撮的頭髮到處亂飄。雖然只是短髮,至少也剪了半小時以上。剪好之後再吹乾,設計師拿髮臘把頭髮抓了一下。我戴起眼鏡一看,有點認不出這是自己的感覺。設計師說剪短頭髮看起來比以前有精神很多,早點習慣這個髮型吧。後來她又幫我修了眉毛,因為我素來不修邊幅,從沒修過眉毛,大概跟兩津勘吉差不多(常恥笑某大河劇女主角是「兩津姬」,我的眉毛跟她比起來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把眉毛修了,看起來更清爽,感覺大好,似乎離脫離邋遢又更進了一步。

最後付了六百八十元,這包括還用了特別的洗髮精去洗頭。離開之前讓設計師把剪下來那一把頭髮吹乾了裝在紙袋,雖然不像有些人可能剪掉一頭長髮會痛哭流涕一陣,不過也有點空虛的感覺。回家一進門,我妹說根本認不出來了,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我也這麼覺得。還很無聊拍了「使用前、使用後」的照片,看看長髮變短髮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可惜睡個覺起來,原本設計師抓的髮型就沒了,不得不自己去買一罐髮臘來抓頭髮。在屈臣氏買了Mod’s hair一罐什麼三號空氣態的髮臘,因為我妹妹說使用空氣態的模特兒髮型很像我那天剛剪好回家的頭髮。再加上這個比Gatsby便宜一點,就買了。雖然現場沒得試用,但買了也不會感到後悔,因為個人以為空氣態的氣味比現場幾個Gatsby試用品好聞太多了。不過塗太少可能沒感覺,塗太多頭就油掉了,要怎麼拿捏還有待多練習。

去上有氧課時,有個大嬸看到我剪頭髮也說有精神多了。不過這個髮型似乎因為跟從前差很多,也有人認不太出來。我平常去醫院看高血壓的毛病,那個心臟內科的醫生看了我五年,從前他看到我都知道我是「老顧客」,這次去的時候我發現他好像認不出來了。到現在剪了兩個禮拜,雖然剛開始覺得屁屁那邊沒頭髮空蕩蕩的很空虛,現在倒是習慣多了。只是從前因為頭髮太長,睡覺時還要把頭髮整個撥到外面再睡,現在睡覺也還是很習慣的會拿手撥頭髮,一時半刻大概改不掉了。

話說剪下來那一把頭髮,量了一下長達六十公分。想買個夠長的盒子裝起來嘛,但是又找不到那麼長的盒子,有點困擾。現在頭髮還放在那個紙袋裡,不知道還要找多久才有適合的空間,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