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六從微風廣場坐計程車回我現在住的地方時,跟司機聊起來。原本只是在講說我沒去搭過貓空纜車,後來就扯到摩天輪,然後就講到劍湖山的摩天輪,在當年是台灣第一大,現在台灣已經好幾座知名摩天輪矣。我跟司機說,我年輕時也曾經去過劍湖山,但當年去的時候,劍湖山的摩天輪竟然維修中,所以去了沒搭到,只記得搭了個三百六十五度空中大旋轉的東西,回憶中充滿了尖叫聲。

十三年前我剛上國三時去畢旅,那次到劍湖山世界的行程真讓我痛哭流涕。最主要的原因是,竟然規定第一天大家是「穿制服」。何謂制服?夏季裙裝也。男生是鵝黃上衣與墨綠短褲,女生則是鵝黃上衣與淺草綠色百摺裙也。去一個大型遊樂園竟然要穿裙子,我想那應該只有談情說愛約會的節目才這樣演吧,要我的話我還真想穿運動褲。

那天到了劍湖山,天氣並不是很好,園中的遊樂器材又大都是心臟不好不宜使用。當年我還沒什麼心包油毛病,玩那些是沒什麼大不了,就是不喜歡。在我的印象裡,我只記得坐了一台主機與機體會各自三百六十五度旋轉的東西,全程我都閉著眼睛在尖叫。或者說,我這輩子大概就只有那次痛快的在尖叫,似乎就沒有其他亂尖叫的經驗了。而當時摩天輪不能玩,真的很不愉快,畢竟那是劍湖山的大招牌嘛。

總之真的是沒什麼印象可言了,劍湖山給我的回憶只剩下那麼一點點,除了沒什麼可玩的以為,就是愚蠢的穿著制服裙子在遊樂區裡亂晃。記得當時我在出發前就已摔傷膝蓋,於是三天行程裡膝蓋總不離兩個大大的ok繃。後來第二天穿運動服去溪頭,但因太懶所以在山腳下就坐著乘涼了,一直坐到團隊集合。後來去了阿里山、日月潭,也就是那樣了吧。現在我的紀念品裡,還有在溪頭買的兩隻木頭老鼠別針,以及日月潭買的紫水晶與貓眼石(儘管那應該是騙小孩用的,不過仍然算是珍貴的紀念品)。

第三天總算可以穿便服,好像去了台中的科博館吧,我的印象只有跟裡面展示的原住民獨木舟合照而已,其他東西早忘得差不多了。當年應該拍了一些相片,但是現在也找不太到。當年大家真的很無聊都亂照,因為不受歡迎而時常被迫跟我一起行動的阿琴妹借我的相機照過一些我並不想要的照片,像是當時她暗戀某位長得像張學良的男同學照片,還有訓導主任在我們車上小歇睡午覺的無聊畫面。還有哪些照片,要是沒找出來,我真的記不得了。

我好像以前出去玩都沒留下什麼照片,目前唯一確定沒丟的一張是國二時在小叮噹科學園區校外教學的照片,當時穿冬季紅色運動服。那張照片是我跟小雞與黃魚一起照的,其實沒有照得特別好,不過我還是揀出來放在相框了,這張也是唯一還找得到的照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