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念兩個同學,一個是上一篇無法寄出email的,我稱她小雞好了。另一個,我稱他為J,因為我也不曉得他到底要用哪個英文名字,國中時他自稱叫James,但是後來他寄來的信又自稱是Jason,反正字首都一樣,就叫他J吧。

我想念J的感情跟小雞是不一樣的,在事隔十年之後或許是因為人真的開始老了,會追憶過往的日子,每天每天不停的想要找到他們。我認為我跟小雞是朋友,但卻不知道我跟J到底是不是朋友,只知道我常被他虧,最後會鬥嘴,這大概也是一種另類的朋友吧。雖說如此,我對J的了解卻沒有比別人深,或許是他很愛耍神秘的關係吧。

我為了J的菜市場名而深感苦惱,雖然我試圖把六千個網頁都踏踏看,但看起來好像是這個年齡的同名老兄也非常之多。昨天致力於推廣自製遊戲軟體的同好子商本來為了向我催稿才用MSN來敲我,我卻很無聊的透露出我想找人以及背後的一段往事。就在一邊聊事情一邊翻找東西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七年前那封他寄來的同學會邀請函。可是……

信上沒有寄件人的地址,J耍神秘已經耍到這種程度了。

不過想想,或許他因為一次要寄給四十幾個人,所以不想一直重覆寫他的地址,如果是這樣,那倒情有可原。況且七年以來,說不定他又搬家了。他的聯絡方式總是喜歡隱藏起來,上國中的時候他就很不喜歡被人知道家裡的電話,連畢業紀念冊上也拒留自己的電話跟地址。

蓋著從永和於88年7月7日寄來郵戳的那封信,仍靜靜的與高中時跟同學傳的紙條擱在一個文件夾裡,而我卻不知道寄信給我的那個人,現在到底在哪裡。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