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坐在新光三越A4館樓下吃某家鰻魚飯,頗傷荷包,但是中午實在想找個地方坐,在美食街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而去那間日本定食店。熱呼呼的鰻魚飯很不錯,不過這不是我今天想寫網誌的重點。

重點是我妹妹問的,以前我們是怎麼體罰的。

她從前是所謂自學班出身的,高中不用參加聯考就能分發,自然不像我們以前聯考班的逼成績逼得很緊。即使是在國一國二時,老師一樣對成績很有要求,國三來個能力分班就更不用說了。我妹妹覺得,成績很差的那些人,你就算把他們打死,成績一樣還是很差,這樣的體罰實在很沒意義。想想也對,就像我以前到現在數學都很爛,小考考不到八九十要打,但我就是對數學苦手,拿藤條把手打爛都不大可能考到八九十分,而且那年頭體罰是合情合理(或許也合法)的行為,為了小考被打實在是很普通的事。

以前我在國一國二時還有一種體罰的方式,就是蹲跳,沿著教室桌與桌之間的走道繞行蹲跳教室一圈,做為處罰,此為國文老師所愛用。從前有位老兄,他本來坐在我前面,後來被改成坐我後面。我跟他相處的這一年間,每次只要小考時考試本是往他那邊傳,最後有十之八九都是他會想辦法把我的成績扣到剛好比標準及格成績低個一兩分,然後害我被罰去蹲跳,這種情況真是屢見不鮮,我卻一直不會想跟他翻臉,真是奇怪的情感。

國三時有能力分班,甚至連前段班的班上還有能力分排,對成績的要求更加嚴格,不到九十分要一分打一下,情況之慘烈在此就不細表了。當時常常發生交換改考卷時會串通一下,大家放個水。當然有時也會遇到小鼻子小眼睛的人,表面上跟你笑嘻嘻的,實際上根本不管你的哀求。那時候每次小考成績也都會被記下來,每週就把全班小考成績印成一大張成績單給家長簽名。在那種環境之下,競爭那麼激烈,難免會出現一些勾心鬥角的情況。只是現在已經很晚了,以後想到了再來講講這些事好了。

*          *          *

提點無關緊要的事,前幾天我去景美時,在大創看到很多香精油,它們沒有明確標示是什麼東西的香味,倒是很日本式的以一個名詞來為香味命名。像是「虹」、「水」、「霧」、「波」、「花」……等等,我自己好奇之下,就買了「花」、「虹」、「初戀」。

今天找出精油小夜燈,打算把新買的精油拿來薰薰,才打開了那三瓶精油。「虹」標榜的是「雨後彩虹的清爽香味」,一開始確實有點清爽感,但久了覺得有點像外頭公共場所女廁的芳香劑;「花」標榜的是「水珠散發著滿溢的花香」,聞久了很像是外頭書店那些香水色紙、香水星星紙、香水信封的氣味;「初戀」標榜的是「回憶初戀的酸甜香味」,我想這股香味應該是草莓果香,確實是夾雜著酸甜的香味。其實這三瓶,都還是我在所有口味的外盒稍微嗅了幾遍才挑選的,沒想到打開之後比只聞盒子還是有些差異。

三瓶裡,我還是喜歡「初戀」。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