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震驚的新聞,莫過於柏楊先生逝世。

關於柏楊先生的生平,相信今天新聞已報不少,也不用我贅述一次。小時候我在舅舅家見到有一大套《柏楊版資治通鑑》,光看一大排放在書櫃裡,就足以令人「發昏第十一」。真正慢慢接觸柏楊,是在圖書館偶然看了《中國帝王皇后公主世系表》、《皇后之死》等書,才又開始去看他古早時的雜文集。他的雜文是那年頭在報紙上的評論小方塊,裡面言論辛辣,有些至今再看仍然令人拍案叫絕。後來也曾看過他被囚綠島時與女兒往來的信件集,由女兒還是個小學生,寫到都唸高中了。當然出獄之後跟女兒的關係,似乎不復從前書信往來時的感情,但也因為坐了九年多的冤獄,從此他致力於人權與尊嚴。

我自己到了大學以後才開始看《柏楊版資治通鑑》,最初是大一時在遠流曬書會之類的場合買了其中關於武則天的三集,一直到後來覺得應該湊成一套,於是每當有遠流曬書會就去搜集,看有沒有機會用比較低的價錢湊足一整套。幾年買下來,也已經有一半以上了。若最後真的湊不齊,再去書店單買補齊。有些人批評柏楊的譯文有頗多錯誤,或有自以為是的評論。不過若以將史書普及化的觀點來看,他確實有一定的貢獻。

因為有一陣子很迷柏楊的關係,上大學時我在學校圖書館一直在找柏楊的書籍,意外借得早期平原出版社所出版的雜文集(柏楊自己就是社長),其中有兩本是當年柏楊在出版時題字送人的贈書,一本是送給高拜石先生(代表作應該是《古春風樓瑣記》)的,另一本題字給「夏風先生」,可能是送給葉明勳先生的。葉明勳字夏風(在一個大陸網站查到的),曾在柏楊寫雜文的自立晚報做社長,而且他也曾是世新的副校長(現在是董事長),所以可以理解為什麼這本題贈「夏風先生」的雜文集會流落到世新圖書館了。總之,當時因為學校要報廢這一批老舊的柏楊雜文集,我就以報失的方式把這幾兩本有柏楊真跡的書買下來了。

總之,柏楊先生過世,真是令人感慨萬分。我不是研究柏楊的專家,只是一個喜愛他的讀者,能說的東西並不多,但他對中國歷史的整理,確實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最後願先生安息,一路好走。

另外附上文建會網站裡的柏楊全集
http://nrch.cca.gov.tw/ccahome/website/site4/BY_Collect/cca220003-li-wpkbbyb9000toc-0000-u.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