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瑣碎亂記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離我上次發文至今,整整過了三個月。看這標題就知道,我大概又是為了刪除那些莫名其妙的「朋友」們而又踏入了痞客邦。

痞客邦面對這個問題,卻完全沒有應對措施,只有兩年前告訴大家可以通報是廣告帳號。但廣告帳號又如何呢?通報了,就算他們被刪帳號了,一樣很容易能再捲土重來。於是你刪我再加,反正廣告商就算被刪帳號也不痛不癢,再創一個就是了,但小老百姓可就苦大啦。偏偏找遍管理設定,還真沒有可以拒絕被人加好友的選項。結果是,良民不得安寧,反倒廣告商可以橫行,不斷製造他人困擾。

不過也正是今天的契機,讓我發現了多年來我一直沒注意到的事。當我在痞客邦的官方公告部落格看關於廣告帳號的文章時,有人說他又沒什麼人氣,也被廣告商不斷加朋友。我看著看著,便心想:對啊,我長期沒在發文,嚴重怠忽職守,理當沒有人氣可言。念及此處,就進後台看看數據。沒想到這一看才發現,我以為沒人會關注的部落格,原來每天仍有平均50~75人看過我寫的文章。而且這一週來,每天人氣最旺的,竟然是我考證鄭櫻桃男女之謎的文章。後來我又改了一下部落格的欄位,將熱門文章與部落格人氣值都放出來看,才知最熱門的那篇,是寫「美少女夢工場5」的文章,已有兩千多人看過,其他破千人光顧的文章也所在多有。

更驚人的是,在我不知不覺之中,三四年下來,竟然已有六萬多人次光顧過我的部落格。起初,我最先是搭建在無名小站的,後來無名讓我覺得頗失望,而痞客邦的版面與功能對我來說很友善,我就乾脆搬到這裡,無名就任他荒廢。最初我在無名時,好不容易才攢到一萬人次,搬來這裡,人氣值是重新來過;而我用無名的年代,我還曾在一些地方用的簽名檔裡,置入了部落格網址,卻也不過就是那樣。如今我根本是把這部落格擱置不理,也沒任何宣傳,竟還能有這麼多人氣質。或許跟其他大戶比,不過是小指頭上的一小截指甲而已,但卻對我有相當大的鼓舞。

於是我開始回味幾篇高人氣的文章,才發現不乏有讀者留言。我在痞客邦沒有設定用email接收部落格留言通知,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上站要刪「好友」時才看到近期有哪些文被留了言,回覆一下,卻不知在此之前也有其他更可貴的留言我沒讀到。有些留言,原來真的是與我有共鳴。這也真的應了今天標題的那句話,「不到痞客邦,不知自己朋友那麼多」,不只是那些垃圾信廣告商「好友」,更有那些素昧平生的網友,無形之中支持了一把。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沒想到最後一次PO文,竟然是很久遠以前,29歲生日。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今年也都要31歲了。


其實,今天突然想發文,完全是被一堆廣告帳號加好友給激怒。這大半年來,信箱總是收到「某某某加你為好友」這類的信,為了確認這個某某某是誰,還點開看一下,結果竟然是廣告商。起初,廣告商的帳號還取得正經八百,甚至你看不出那是個廣告商的帳號。到最近一兩個月,廣告商的帳號已經跟從前奇摩信箱那些垃圾信件一樣,完全是無意義的英文數字(這樣也好,看到點都不用點就知道了)。每次信箱來通知一次「某某某加你為好友」,就要再來這裡登入檢舉一次,檢舉到都煩了,而廣告商的加好友動作還是不會停止。該不會他們心裡想的就是:「我就讓你去檢舉啊,你檢舉到煩了就不會想檢舉了」吧?


想想也是,我一個早八百年前就沒啥更新文章,又沒有什麼特別朋友的部落格,誰會想特地來加好友啊?當然只有廣告商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上課,聽老師提及一件近日感傷之事,頗能感受。原來太老師今年已高齡八十九。原本是個身體健康之人,然因年事已高,自然在生理上有退化之處,但請醫生看病,也沒什麼大問題,就是衰老。由於身體逐漸衰弱,也越來越難進食,早年意氣風發的他已雙頰凹陷,已不復往日風采。行動不便的太老師,即使外傭想用輪椅帶他出去散步曬太陽,他也不願意,就連從前親密的學生想探望他,他都拒絕。原因無他,因為太老師不希望外人見到他現在如此憔悴的樣子。

老師會提到這件感傷的事,完全是因為在閒聊時講到他不贊成在告別式上有「瞻仰遺容」這項流程。許多往生者過世後的面容已和在世時不一樣,當見到最後一面時,在世者的腦海裡便永遠只會記得他最後的模樣。與其這樣,不如不要見這一面,讓對方美好的形象能永遠留在腦海中。老師半開玩笑的說,所以他也建議所有男女千萬不要在數十年後跟初戀情人見面,以免美好回憶毀於一旦。

對於這番話,我有極深的感觸。我媽媽自從確定癌症末期住院以來,我見到我外公的次數,大概用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2004年5月,我們給外公過九十大壽,我母親因病未能到現場,但當時外公看來情況還不錯,可以活動自如,也能愉快進食,儘管他自從八十五歲以後記憶就不那麼靈光了。但沒想到事隔半年多,我阿姨來探望我媽時才說,外公年末得了一場重感冒,住院住了一段期間,身體突然變很差。為此,我媽在2005年1月要過年之前,出院去探望外公。當我見到外公時,我真的很震撼,他的頭髮已經全部白掉,整個人瘦弱到不行,也不太能吃東西,甚至認不太出人來了。我那烏鴉嘴的爸爸說弄個相機來合照吧,不然「說不定以後就沒機會了」。聽到這種話誰會高興,大家終究還是沒有照相。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最震驚的新聞,莫過於柏楊先生逝世。

關於柏楊先生的生平,相信今天新聞已報不少,也不用我贅述一次。小時候我在舅舅家見到有一大套《柏楊版資治通鑑》,光看一大排放在書櫃裡,就足以令人「發昏第十一」。真正慢慢接觸柏楊,是在圖書館偶然看了《中國帝王皇后公主世系表》、《皇后之死》等書,才又開始去看他古早時的雜文集。他的雜文是那年頭在報紙上的評論小方塊,裡面言論辛辣,有些至今再看仍然令人拍案叫絕。後來也曾看過他被囚綠島時與女兒往來的信件集,由女兒還是個小學生,寫到都唸高中了。當然出獄之後跟女兒的關係,似乎不復從前書信往來時的感情,但也因為坐了九年多的冤獄,從此他致力於人權與尊嚴。

我自己到了大學以後才開始看《柏楊版資治通鑑》,最初是大一時在遠流曬書會之類的場合買了其中關於武則天的三集,一直到後來覺得應該湊成一套,於是每當有遠流曬書會就去搜集,看有沒有機會用比較低的價錢湊足一整套。幾年買下來,也已經有一半以上了。若最後真的湊不齊,再去書店單買補齊。有些人批評柏楊的譯文有頗多錯誤,或有自以為是的評論。不過若以將史書普及化的觀點來看,他確實有一定的貢獻。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說頭髮留很長,留到屁屁那裡,為了方便起見還是決定剪掉。有人說剪頭髮要挑日子,結果看了看去年選議員時候選人送的農民曆,八月有三個日子。但在網路上查,卻只有一個日子。這樣下來,實在有點困擾,不知到底哪天才是對的。不過這兩個版本有一個共同的日子,就是國曆八月十九日,即農曆七月七日。於是選了這一天,在我家附近還蠻有名的一間髮廊剪頭髮。

選這種日子(閃光節)剪頭髮,還一次剪一大把,總會心想會不會有人覺得我是受到某些嚴重的刺激才跑去剪,不過應該是想太多。因為根本沒有剪過什麼特別的髮型,從前也沒指定設計師這麼麻煩的習慣,就讓店員隨便幫我挑一個了。在bbs上曾有許多人都推薦該店特定的設計師,不過聽說指定這位還要加錢。我想我這個爛頭應該隨便找個人弄好就行了,也沒有特別在乎這麼多。

在那裡洗頭要一百六,剪髮要四百,對我這不食人間煙火已很久的人來講是有點貴。到家庭理髮去剪齊了,收兩百五。最近附近開了新的髮廊,說剪髮特價一九九。不過前面那間知名的髮廊開了十幾年,我一次也沒進去過,當然就跑進去試試看成果。如果滿意,說不定以後會變成忠實顧客。但又想想我這麼懶,也說不定這次剪了頭髮,下次再去又是三年後的事,什麼都說不準。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30 Mon 2007 19:14
十年前,電腦還沒有像現在這麼發達,上網還不太普及的時代,在學校裡上電腦課時大家也只能以接龍、踩地雷打發無聊的一小時,大家根本沒想過有一天可以在電腦教室裡上網匿名聊天。就在高一快結束的那個時候,大家知道學校的BBS要怎麼用了。那個年頭看到BBS會覺得非常的稀奇,可以在上面匿名PO文討論。當時我看到有個男生在BBS上發了一篇文,大概也就是抱怨頭髮太長被教官抓到的事,那個標題好像是「短髮」,然後內容講一講還打了一連串「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髮」,反正很多「髮」就對了。我看一看也很白目的就回他:

「打這麼多『髮』不累嗎?」

等到下一次再上電腦課的時候,我就知道他的答案了。他說: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打從六月開始就一直嚷著要去看史瑞克三世,結果弄到快下檔了還是沒去。查到這兩天就要下檔,已經沒幾家也沒幾個時段在演,就找了信義威秀最早的那場(不算前面漫長的廣告時間,應該是九點十分開始吧)。起了一大早,在人家要上班的時間擠公車去看電影,心裡預期屆時那個廳應該只有我跟我妹兩人吧。每次買電影票,賣票的總問要不要買爆米花套餐。由於我這人幾百年才去電影院一次,而去電影院看電影大概是唯一可以安心吃爆米花的場合,對那個昂貴的爆米花也就不太覺得可惜。

捧著兩杯飲料、一大盒爆米花、一份熱狗堡,進了那個賣票員總會說「位子不錯,在中間」的廳——通常只要聽賣票員這麼說,就知道其實沒人看這場——,裡面真的是空無一人。因為沒有人的關係,我跟我妹就乾脆隔開一個位子坐,包包跟爆米花還可以放中間。我想起有個同學說她曾經看早場的動畫片,全場只有她一個人,於是她在跟著電影唱卡通歌時,也不會覺得很尷尬。只不過後來電影廣告演一半,後頭又進來一個爸爸帶著兩、三個小孩。他們坐在後一排,想來也是「位子不錯,在中間」。倒是我跟我妹後來超不爽的,有個死小孩從廣告到唱片尾曲,時常在踹前面的椅子,也沒辦法教訓他,而他爸爸都不管的。無論是看電影、看表演,只要有死小孩,就是一整個討厭。

我沒有看過史瑞克前兩集,全憑著今年跑去日本環球影城看史瑞克立體影片時的一點點熱情,就跑來看這個第三集。有人說第三集沒有前兩集好看,笑點也變少了,但對我這種只看第三集的人來說已經很有趣了,或許前兩集是口味比較重,第三集就顯得比較平淡無味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這標題,如果有大陸的朋友來到敝處,請勿見怪。我指的無良大陸人,是那些在網路上隨便綁架首頁,或是讓電腦一直跳出莫名其妙廣告視窗的人士。

上一次遇到這種慘事,是在2004年時,當時上了一個大陸的遊戲網站以後,首頁就被改了,而且怎麼改都改不回來,最後索性就來個系統還原。這次為了寫報告,還是不得不在網路上找有沒有可以參考的資料,結果連看正經八百的網站都會遭殃。不但首頁被改掉不說,還一直跳出廣告視窗。我一早出門去運動一小時,開了電腦下載東西,回來以後工作列顯示開了十幾二十個視窗,要全部關掉還挺費力。更討厭的是,一關掉又跳出來。

到奇摩知識去看看嘛,看到有人說去修改什麼碼,或是下載什麼軟體去清。最後我嫌麻煩,還是決定效法2004年的前例,用系統還原,這才解決我大半天的困擾。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某BBS站看文章,是關於「朋友」的,有感而發,所以回了一篇文章如下:

說到這個話題真的想起好多事啊
遊客到現在二十六歲了,回想起從幼稚園、小學以來一直到大學畢業
或許在就學的那個時期,有一兩個很要好的朋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嚴格來說,在6/24的時候,無名這邊已經達到5000HIT了,比當初預定的七月初還要早一個禮拜。

5000HIT應該沒什麼感言,畢竟寫一年也就是5000HIT而已。那麼,就默默的期待10000HIT出現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跟別人說,從前認識的一個人,很喜歡耍神祕,討厭把自己的住址跟電話告訴別人,如果意外打聽到了,他還會生氣。我一直覺得這位同學有那種會令人又愛又恨的特質,耍神祕這一點就很討厭。

今天有個素未謀面的高中學長在PTT丟我水球,問我為什麼一直沒在校友板上寫校友名單,我跟他說我不想洩露真實身份啊。他說,要不是板上有仇人,就是有老情人,不然幹嘛不寫。我說,都不是,我就是不想說出自己是誰啊,我高中時沒什麼仇人,更沒有老情人,沒什麼好躲的。但是說到要自我介紹,自曝身份,我真的非常不喜歡。

這時得出一個結果,原來我也是個喜歡耍神祕的人?!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現無名這邊的累積人次,已經超過四千七了。至於PIXNET那邊,就看不出來,因為點擊率是分散在每一篇文章裡,我想或許加一加可能頂多也就一千吧。

說起來我是沒有特別在宣傳部落格的。原本我還有在PTT的簽名檔裡用到部落格連結,但後來覺得看了很煩,就不用了,所以現在只有在名片檔裡有部落格連結(以及在亞特蘭提斯個人板的連結,但是基本上在這個部落格開始使用後,個人板就等於荒廢掉了)。然後有一次發現不小心會連進來的,竟然是以搜「天地有情」這個八點檔裡角色名字者(關鍵字包括黃天霖、黃天美、施正傑、林文唐……)為多。所以說……這真的是蠻低調的一個部落格,都是我自己在語無倫次碎碎唸。

然後不知不覺的,無名這裡的人次默默的接近五千。雖然我無法推算真的到五千還有多久,但是如果要以一天人次不到十人來看,至少也還要二十五天,或許要到七月初才會達成吧。五千看起來好像是個里程碑,有五千,以後就會朝一萬邁進了。想當年還在用簡單程式碼寫網頁(現在寫都不會寫了)的時候,曾經好奇的在上面裝上計數器cgi,不過也沒什麼特別的成果出來。所以雖然現在這也不是什麼很大的數字,而且可能有參雜reload的因素在裡面,但看一看也頗有成就感的。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兩天在重慶南路上的肯德基吃東西,被裡面做試吃訪問的阿姨抓住。他們最近研發了一種麵包粉金黃炸蝦(正確名字不記得了,反正就講什麼外層金色酥脆,蝦肉飽滿),要找來店顧客試吃。阿姨問我幾歲,我說二十五,她竟然說,她們這份問卷裡年齡是從三十起跳,所以問我可不可以冒充已經三十歲了。其實心裡很哭笑不得,原來我看起來已經是個歐巴桑了,不過為了可以試吃新產品,只好勉為其難的就冒充自己是三十歲中年婦女。

其實也沒那麼難吃,只是麵包粉油炸味太重了,蝦子本身頗新鮮有彈性,可惜敗筆就在那個所謂的「金色酥脆」外層。或許肯德基上市這項產品的時候,我會去點一盒來吃吧?會不會真的上市也不曉得,三月時看到有個什麼「泰式紅咖哩雞肉卷」的試吃感想,後來也沒看到這項產品拿出來賣。從前肯德基有泰式雞腿堡、老雲南雞肉卷,可惜現在都沒有了。尤其是雞肉卷,老雲南、正北平,還有一個台式潤餅口味的,我都很懷念。

回到正題啦,主要的還是要發那個「明明才二十五歲,卻被人當歐巴桑」的怨氣。可是想來想去,也有點看開了。反正我就是長這個樣子,人不正,又不會保養,也不管身材,所以接近我的人很少,活了二十多年都一事無成。因為不正,所以從前吃了很多苦頭。因為不正,所以我從來不敢貼自己的照片(除了有一張在淡江拍的把臉蓋住圖……)。因為不正,所以當PTT有人推我的文說「原PO是正妹」或「開放報名」時,我都啼笑皆非。因為不正,因為吃了苦頭,所以對自己很沒自信。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發現自己打從上網尋找昔日同學下落起,從來都沒有主動與人相認過,即使九成九甚至打包票確定對方是自己認識、甚至以前是好友,但還是不會主動去留言。似乎就是一種自卑心作祟吧,因為自己長得跟以前差很多,覺得站出去是件很丟臉的事,即使能找到這些人,還是會猶豫一下要不要相認。

十年前,就是這樣,十年後亦然。很怕見人,擔心自己出錯,做什麼事總是畏首畏尾的。這個爛個性,就是十多年前被罵出來的。當那個時候大家圍著我指著我說我是個肥婆、母豬時,大概就註定我很難跟人敞開心胸了吧。從以前到現在,希望有朋友,但朋友很少。十多年後,其實打從內心很想念他們,卻始終不願意去主動出擊,生怕他們根本不記得我這個人了,或者他們並不把我當成一個朋友,而只是一個曾經往來過的泛泛之交而已。

這是昨天提及一個超不熟的主播小學同學後的有感而發。因為這個女主播,我開始google起以前小學很親近的幾個同學,是那種我們會互相到對方家裡拜訪那種交情的。其中有一個,她大學是學音樂的,成了一個音樂家型的人,聽起來還蠻有氣質的。我從前三四年級時跟她是在節奏樂隊認識的,沒想到五六年級時編在同一班裡,真是一種緣份。從她的無名中,可以看到她的好友裡有一個小學同學,點進去一看,那個小學同學也是當年跟我們同班,座號在我前面的那一個(我們生日很接近)。從前我們三個是真的會互相跑到對方家玩的,而她們兩個現在或許還是有聯絡,我看著看著還真想去相認一下,可惜現在沒有膽量。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視板閒晃,看見一個很熟悉的名字,直覺是我一個小學同學。因為這個名字很特殊,不是菜市場名。看了中視的網站,有這個記者的資料,以生日看確實應該就是那個小學同學沒錯,看來她現在已經當了主播(雖然只是那種偏僻時段的)。

我跟她應該是小三小四的同學,而且是那種根本不曾往來過的。我對她的印象,只停留在「名字很特別」跟「長得有點像外國洋娃娃」,最多最多,就是「成績很好」。除了這些,我真的跟她超不熟,也就只有遠遠看過而已吧。

現在想起來,小學時真的並不是每一個同學都熟,也不會每一個人都接觸到。現在這個小學同學看來有很好的出路,真是可喜可賀。因為超級不熟,鐵定不會去攀親帶故,相信(而且很肯定)她也不會記得曾經跟我同班過(根本沒打過交道嘛)。寫這麼一段只是想要記錄一下,我又發現一個小學同學的去向,如此而已。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首先我要說的是,原po你一定要堅強

今天是母親節,而我已經第二年沒有母親節可過了
四年前,我的媽媽,突然開始覺得筋骨痠痛
看了中醫、復健科,沒有成效,還越來越糟,又跑去看骨科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www.wretch.cc/blog/blog.php?id=fjumonkey&article_id=7010197
這篇是輔大猴的豪景大酒店食記

本來是在PTT的飽板上看到這個訊息,後來又連到赫赫有名的輔大猴部落格,大為心動,所以趁著今天有人生日,再加上我又是當月生日,就手拉著手一起去這裡暴食了一頓。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名自從改了進站的登入方法,我就開始乖乖走首頁了。最近在無名登入之後,在旁邊那個個人訊息的部份(就是有自己照片,旁邊有六格功能的),上面竟然出現「關於某某某的文章」,這個某某某就是我的本名啦。以前那一行字都是無名拿來賣VIP什麼的,再不然就是留言板有人留了話通知你。基本上沒人在我的留言板上留言,所以這功能跟廢物也沒什麼差別。

突然跳出來自己的名字,真夠嚇死人的。其實我不喜歡自己的名字,而且這名字也有點菜市場。不過還是好奇的把那個連結點下去,跳出來的是用奇摩搜尋搜我名字在無名哪耶文章出現的結果。果然不愧是被奇摩吃下的,這麼無聊的宣傳方法都拿來做。

雖說是菜市場名,也只跳出來五個連結。想當初我單是在無名查某個極菜市場名的同學時,就跳出了百來篇文章。所以只有五篇,應該還不是最慘的吧?而五篇裡,又有一篇是我之前貼過推甄榜單所以出現的,也就是說其他有提到我的是四篇。這四篇作者都不一樣,我想,那四個提到我名字的,也都不是指同一個人吧。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熱水器不能用的日子,真的非常之不方便。但是想想或許也因禍得福,會有些意外的新感受。

家裡的熱水器已經換了七、八年,中間也曾經壞掉請人來修過,昨天晚上又不行了。平常用蓮蓬頭沖熱水的時候常常忽冷忽熱,也不知道這是熱水的問題還是水龍頭的問題。但是再怎麼說,熱水器能用,至少還是會出熱水。熱水器一不行,就完全是冷水。尤其這幾天天氣冷,根本不能像夏天一樣還能沖冷水澡。為了熱水器不能用,著實是苦惱了一陣子。

首當其衝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洗頭。晚上想洗澡,大不了燒幾鍋熱開水到浴缸去,混點冷水沖沖泡泡也就得了。我很習慣在出門前洗頭,大白天要出去自然也是一早就要洗頭。為了這個問題,甚至還在想是不是要花點錢到外面髮廊去洗個頭算了。只是一想到我又不做造型,特地到店裡去洗頭,即使只是花個一百多塊錢也覺得很心痛。我現在頭髮留得很長,都已經垂到屁股那邊了,雖然也因此掉得不少,但把頭髮留這麼長跑到美容院,感覺很像是要去洗加剪一樣。隨便就把這麼長的頭髮剪了當垃圾,我會覺得更心痛。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講到面孔相似,又想起另一種情況,叫做「夫妻臉」。

到底夫妻臉怎麼形成的?有人說是因為情侶或夫妻相處久了,彼此受到影響,所以就會變得很像對方。對於已經是一對的人來說,這個論點似乎很有可信度。但是如果是沒有在一起的男女,被人說有夫妻臉,這又是什麼樣的情況?

總覺得這是個尷尬的回憶,曾經被同學說:「我覺得你跟某某某有夫妻臉耶。」當下就不知道要怎麼接話了,說有夫妻臉,這是說我跟某男同學長得很像呢,還是我們氣質很相近呢,或是我這同學覺得我跟那位仁兄看起來很相配?問題是,我明明就跟那位仁兄沒有在一起啊?那到底為什麼會說有夫妻臉?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