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曾提到,十六國時代裡的「鄭櫻桃」,究竟是男是女?《晉書》說不清楚,到明代馮夢龍大筆一揮,指「他」是個男人,現今許多猥瑣小說也因此把鄭櫻桃寫做是賣屁股的無恥男色(用詞不雅,但確實有網路上的文章如此描寫)。我認為「她」應是女性,不過那也只是自己武斷的揣測而已。今天很意外的找到一條證據,幾乎可以確定鄭櫻桃是女性,也是石虎的天王皇后。

根據的資料,是《十六國春秋》。現在網路上可以看到的《十六國春秋》是十六卷版,即一國一卷,為《漢魏叢書》的版本。在這個版本裡,內容甚少。不過另外有一個版本是一百卷,除了十六卷版的內容外,還有更多的人物傳記,但網路上沒有人貼出來過。這次發現鄭櫻桃的資料,就是據網路上看不到的一百卷本所得知。

上個禮拜去商務印書館一趟,看到二樓五折舊書區裡,有散賣《文淵閣四庫全書》,不論厚薄,一本三百元。說起來這算是讀古書人的無謂浪漫:我年輕時看到圖書館那上千本四庫全書,曾經肖想未來買一套,但發現要價上百萬。花一百多萬買一堵牆,大概一輩子都做不到。現在既然有散賣的,單買幾本內容有興趣者回家看看,也算是得到一點點點部份,便買了兩本屬於載記類的四庫全書。其中一本很厚的,裡面一半以上都是《十六國春秋》,而且一百卷本、十六卷本都有收錄在內。由於一百卷篇幅增加不少,最另人意外的就是看到卷二十〈後趙錄十〉最末有「鄭氏」的傳記,原文如下:

鄭氏,名櫻桃,晉冗從僕射鄭世達家妓也。在眾猥妓中,虎數歎其貌於太妃,太妃給之,甚見寵惑,生太子邃及東海王宣、彭城王遵。虎為魏王,稱鄭氏為魏王后。及即天王位,立為天王皇后。太子邃既以讒暴伏誅,鄭氏遂廢為東海太妃。性甚讒妒,先是虎拔中山,聘征北將軍郭榮之妹為妻,至相敬待,無兒,鄭氏讒而殺之,更納清河崔氏女。鄭氏生男,崔求養,鄭不許。一月,猝病死,鄭又讒:「崔謂妾多養胡子。」虎時踞胡床于庭中,大怒,索弓箭。崔聞欲殺之,徒跣至前,訴曰:「公勿枉殺妾,乞聽妾言。」虎不聽,但言:「促還座,無預卿事。」崔便走去,未至,虎于後射之,崔中腰而死。其後虎死,石氏大亂,遵乃廢世自立。鄭氏為皇太后,尋為冉閔所殺。

這本《十六國春秋》,是明朝屠喬孫、項琳的「偽作」。讀者切勿將「偽作」與「亂掰」畫上等號,「偽作」的意義很廣,內容正確而假託他人名義出版,也是一種偽作。由於《十六國春秋》很早亡佚,所以後人由《藝文類聚》等大部頭類書中將相關資料整理出來,編輯為另一本《十六國春秋》,仍託名是原作者崔鴻撰寫。後來清朝湯球又編輯考證過的《十六國春秋輯補》,較為詳實,但還沒有看過,必須要跑圖書館才能了解。

雖說一百卷本《十六國春秋》被認為史料豐富但欠缺考證,但既然由各種古書所輯錄,自然有值得參考之處。

回到原題,由《十六國春秋》看來,鄭櫻桃是鄭世達的家妓,與《晉書》中的優僮好像有那麼點不同。妓女優伶,在古代同等低賤。至於家妓,是有錢有勢的人養在家裡專門表演的女性,和現代人只要見「妓」便直接聯想到性工作有些差別。因此鄭櫻桃養在鄭家做女藝人,確實具備了「優」的身份。

鄭櫻桃的地位很低,卻因美貌被石虎看上,甚至由太妃做主賜給石虎。這個太妃是誰?此處無解,猜想或許是石虎的母親王氏吧。透過母親而得到一位美妾,想來還蠻慎重其事的。總之,鄭櫻桃入了石虎的後宮,成為第一寵姬。她擊倒石虎的前兩個正妻,爬上正室的地位。在石虎被稱為魏王時,她做了魏王后;石虎稱天王皇帝,她也順理成章成為天王皇后。只是兒子出包,讓她的后位還沒坐熱就被趕了下來,成為東海太妃。最後雖然莫名其妙也當成了皇太后,不久還是淪落因政治而被殺的結局。

她與石虎有四個兒子。除了那一連串的太子邃、東海王宣、彭城王遵以外,早年還有一個出生才一個月就夭折的兒子,而且這個兒子導致石虎第二位正室崔氏遭到讒殺。《晉書》上只說兩位不幸的女性郭氏與崔氏,遭鄭櫻桃譖而殺之,卻沒有說是怎麼個譖法。《十六國春秋》倒是稍微說明了其中因素,郭氏之死,或許跟無子有些關係。崔氏亦無生子,故希望做妾的鄭櫻桃能將初生之子交由她撫養,大概是要藉此保住自己的正妻地位。正妻抱養小妾之子的故事,古來有之,有些皇帝就是由妃嬪所出,自幼讓未能生育的皇后撫養長大。但鄭櫻桃並不是那種被玩過就遭忘掉的低賤側室,雖然出身卑微,但她好歹是眼前石虎最寵愛的女人,尤其郭氏便是因她而死,她也有權力決定崔氏的生死,怎輪得到崔氏來養她的兒子?尤其石虎這麼寵愛她,若是崔氏沒有兒子,有朝一日她很有機會能扳倒崔氏,坐上正位。因此,兒子自然不能讓崔氏收養。

但是這個兒子才滿月就病死,不知是否兒子的暴卒使鄭櫻桃有所怨恨,索性把之前惹火她的崔氏拖下水,一命償一命。鄭櫻桃在石虎耳邊抱怨:「那個姓崔的說,妾只會生一堆胡人的孩子。」當時石虎正坐在庭園裡的「胡床」上——看倌切勿以為石虎沒水準到在院子裡放一大張睡覺的床,那年頭的「胡床」據說是類似現在摺疊椅的東西——,聽到鄭櫻桃指稱崔氏嫌他是胡人,怒不可遏,拿起弓箭就要殺人。顯然胡人血統的印記,是石虎心頭一大瘡疤。崔氏聽說石虎要殺她,連鞋子都來不及穿,急急忙忙就跑來請石虎聽她解釋,不要冤枉好人。石虎在氣頭上,也不想聽她講話,還有點來陰的說不會管這件事,要她回去。結果崔氏轉頭要走回去,就被石虎從背後用弓箭射死了。

由此可見,鄭櫻桃在做妾的時代,把石虎的心事摸得一清二楚。崔氏因為莫名其妙被栽贓踩著石虎的底線,遭石虎殺害。可想而知,原本和石虎「至相敬待」的郭氏,不會無緣無故就被石虎殺死,必然是鄭櫻桃說了什麼讓石虎會惱羞成怒的話,使郭氏不得不死。在兩個無子的正室死後,鄭櫻桃母以子貴,終於爬上她所夢想的正妻之位。

但她百般算計,卻想不到自己萬分期待仗恃的兒子,是個荒淫的傢伙。做了皇后的鄭櫻桃,或許不復當年的隆寵,只能憑藉兒子保有地位。於是,她由從前妖婦的角色,成為一個只希望兒子不要再幹傻事的尋常老母。到頭來,死於政變,和她妖豔的前半生比起來,真是失色太多。

不過這段記錄也有一處小問題,就是「東海王宣」。按理來說,石虎是有一子石宣,但母親是杜昭儀,而且石宣是在石邃死後另立的太子,因此「東海王」或許是因為她被廢為東海太妃而被認為有此一子,或另有他人。如果她的孩子並無東海王,則其所出當為三子。

由《十六國春秋》的記錄,確實打破「鄭櫻桃是男寵」的說法。在此僅代表一代妖姬鄭櫻桃女士,鄭重宣告:「我是女人,不是死人妖陰陽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歸蝶姬 的頭像
歸蝶姬

歸蝶姬的私部屋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