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來就在PTT上看到有人貼了一則新聞,內容是說有個清大男生在「石器時代」這遊戲裡認識了一個女網友,他們談了一段網戀卻從來沒見過對方,後來女的病故,男的便以黑色風衣的打扮來紀念(?)她。

此文貼出後,當然會有人質疑到底真實性如何。不過在那些推文裡我最注意的不是有沒有人要踢爆此事的真假,而是有人推了「我現在大二,石器時代是我國一下開始的遊戲」這句話,算算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

我上網以來,大概有三個網路遊戲是曾經真正投入過的,一個是石器時代,一個是金庸群俠傳,一個是信長之野望,但是最後都沒有在玩了。先說金庸,那是個慘痛的經驗。我從金庸群俠傳第一天開始起,就跟人家在擠伺服器(當時只見一堆人卡在登入的廣場動彈不得,真夠壯觀),自己一個人也練功練了很久,總算有點成就的時候,有一天遊戲更新時整個人物竟然都不見(當時也有一些人的角色在更新後就沒了),跟中華網蟲反應卻得不到回應,最後索性不再玩這個遊戲,做為抗議,以後也對中華網蟲出品的遊戲一概視為拒絕往來戶。

信長之野望,在封測時曾經玩過,正式上市後就沒玩了。直到今年四五月,有一天突然看到百貨公司裡一個辦卡推銷員竟然開了電腦在玩信野(客人來的時候把視窗收下去),突然就激起一陣想玩信野的欲望,剛好他們又新出了更新版本,就玩了一陣子。但是因為有一次更新怎麼更也沒辦法,於是又沒有玩了,點數還放在那裡。

最後就要說到主軸了,就是石器時代。以前台灣還沒有什麼網路遊戲,石器時代一出,真是轟動大街小巷,某網站上就一堆人呼朋引伴一起到石器時代去玩。本來我是沒有興趣的,但是看那麼多人在玩,也就跟著加入,還非常沉迷。因為某網站的關係,從前在很熱門的時候玩,很容易就可以找人一起練功,不過這功還真不好練。但是後來大家慢慢的就不玩了,不知什麼時候退燒的,大概是因為外掛開始很盛行吧。因為沒人陪我玩,我也就沒有繼續玩了。

直到過了兩三年,據說華義從日本人那裡把程式整個都拿來以後自己弄程式,升了版本,在遊戲雜誌上附了光碟片。我大概是為了回憶,所以又開始在玩。本來以為人物大概已經被砍吧,結果一回去竟發現我做的人物還好好的留在那邊。感動之餘又玩了好一陣子,不止我玩,還牽拖我妹一起玩。只不過已經不復以前的盛況,想當年整個村子裡水洩不通,如今只有少少的一兩個人在閒晃。

因為遊戲跑不快,最後還是不得不走上作弊之路──使用加速器。即使用了加速器,去練功得到的經驗值也並不高,玩了半天好像沒有多大的成就感,就是打發時間而已吧。雖然打發時間,卻也花了不少代價,包括當時花錢買了那種有特殊寵物的軟體包,換了一隻撲滿烏力。這隻用金錢換來的小豬,當時我們每天看到都會心情很好(終於有了強一點的寵物)。可是後來也是玩到有點膩了,又沒同伴,只好再次走上與石器時代分手之路。

直到今年,又想起了石器時代,想要進去回味一下時,才發現華義弄了個什麼帳號管理的系統,我怎麼看怎麼搞都弄不懂,就放棄了,明明好像當年還留了些點數在那裡的,現在也弄不通要怎麼處理。今天再看到這個新聞時,又讓我懷念起我那可憐的撲滿烏力來了,不曉得牠現在是不是還活著(喂,這是用錢買的耶!)。

我最後一次玩的時候,在裡面的好友名片裡依然還保存著真澄的名片。真澄很早之前就沒有在玩了,不過在那過了三四年以後,遊戲裡卻還是有著她的角色。光是這一點,華義就比中華網蟲值得鼓勵兩百倍。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