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了真的很愛回憶想當年的事。最近在帶一群小大一,他們去年也還只是高中生。這群小大一的年紀跟我差了七歲,當他們出生的時候,我都已經要上小學二年級了。我看著這些小大一,就不免要回憶自己剛上大一時是什麼樣子,甚至當初怎麼推甄考上大學的,又怎麼考上高中、由高中畢業……然後,就一直倒帶,一直會把回憶轉回從前的歲月。

前兩天,跑去跟老闆東聊西扯,又扯到當年一段推甄的往事。講到那裡,就說起我高中時成績不怎麼樣,只是因為知道大學聯考鐵定會落榜,只好碰運氣賭推甄,哪知道這一賭竟然運氣好就考上了。我高中頭兩年成績是不怎麼樣的,上了高三開始比較用功,成績開始往中段擠。在從前成績很不好的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繼續讀書的資質,最後還是死唸活唸,把成績拉上來,但也沒有到很好的行列。

於是,又想起了在高中之前的往事。

那個年頭,還是有很重的升學壓力,還是有能力分班。尤其我唸的又是間明星國中(到現在也還是),對於升學率顯然是非常之重視。國三的時代,我就是在所謂的A段班裡渡過的,這件事是在國二下的第二次段考時被決定的。

據以前我娘的「口供」,她那時被聯絡去參加一場家長的聚會,於是某天晚上(也就是段考的晚上)前往參加。去了之後,就是一群被入選為A段班學生家長在討論要怎麼進行升學的工作,還提出一個家長要出多少錢這種事。但是在我娘告訴我這檔事之前,根本誰也不知道誰被分到A段班這件事。

我自己就一點也不覺得會被編到A段班,我的成績在班上顯然也並不是最出色的那幾個,好像也沒幾次考到前十名的輝煌紀錄。當時「A段班」這話題被傳開的時候,甚至一個從前對我並不友善,但後來態度有好轉的女同學,也質疑我是否有進A段班的實力。不過在面對如此令我尷尬不已的質疑時,坐在前面的那位仁兄就說,因為我英文成績好,要進A段班也是有可能的。雖然我很感謝他幫我解過幾次圍,但時至今日,我已經等於不具英文能力,甚至連國中的基本英文都不行,這讓我感到非常對不起他。

為了這個A段班,我們失去了一位老師。這個老師,是一二年級時的班導。當時她是很反對能力分班的,甚至想要讓我們班獨立出去,其他十幾個班讓他們自己去分。最後還是註定要走向分班的結局,這位老師也就轉到永春高中去了。這位老師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恩師,她在畢業典禮那天還特地回來看我們,我見到她的時候真的很難過,以為以後不會見到面。結果沒過幾個月,我們在永春高中相見了。只是見到面,也沒講過多少話,畢竟已經沒什麼關係。再之後,她也沒在永春高中教了,直到將近十年後,我在網路上得知她現在在台南一中,我想要見面應該是非常非常難了。

到了暑假一開始,大伙就被安排到最上面某間超大專科教室做暑期輔導,那個時候我們這一個班有五十幾個人。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成績絕頂才來的,也有些是用錢砸來的。因為後來有幾個人,在開學後被降到A-班(我們這一組變成叫A+班),甚至有人直直降到B段班去。有中途插花進來的,也有被下降後又敗部復活的。在幾個進來進得莫名其妙的人裡,據說有人是家長會長的兒子,有人是隔壁某小學校長的兒子……說是這樣說,感覺上有錢的家長真的不少。不過,我家真的不有錢,也跟家長會沒有關係,更沒有勢力。我雖然成績奇爛無比卻從沒被打入下面兩班,這也算是一大奇蹟吧。

當時白天上完課,中午以後就轉移陣地,大家被集中在學校附近一間小店面裡努力的繼續聽課。五十幾個人,被硬擠在一間有沒有二十坪我都很懷疑的地方,桌椅擠到根本沒什麼走動空間。更慘的是,那裡只有一間廁所,要五十幾個人輪流使用,簡直就沒人道可言。話說我在那裡上一學期的課,就從來都沒有進過那間廁所,排隊排不到,不然就是裡面太髒,讓人寧可撐回家再說。

到了A段班,也終於見到傳說中常常佔在全校前幾名的那些名人,或是一些已耳聞許久卻不見其人的角色。不過我是覺得我個人就算在新的班級裡,依然不是個受歡迎的人物,依然還是像牛鬼蛇神一樣的存在,好像沾到我都會帶來什麼不好的事一樣。人緣太差也沒什麼關係,反正前兩年都已經是這麼過的了,不差第三年。

那些耳聞已久的人物,剛開始接觸會覺得很驚訝,久而久之也就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了。成績最好的那位,家中有錢有勢,他本人又聰明,交往的對象包括另一個A段班裡成績是全校最好的女同學,以及一個某B班以化妝與嗲聲聞名的女生,後來他高中時跟後者親密出遊被人撞見,現在這位仁兄已經在當醫生了。有一個成績在前幾名的女生,我還以為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的擇偶對象條件應該會很高,至少應該要是比她強的人,結果她竟然看上某J(囧……不過某J平常跟她沒什麼交集,此事大概不了了之了)。

還有一個一定要提的男生,這傢伙並不是以成績好而聞名,而是當年我在國一時,被這個素未謀面的傢伙給連累了。從前我在國一時被班上大姊頭夥同其他人一起欺負,大姊頭身邊的得力助手,就是後來質疑我是否有A段班實力的那位,她暗戀某班一個男生,據說是帥哥,但我壓根也不認識,總之有人向她誣賴說我對該男很有興趣,弄得我被那女生一直罵。拜託一下,我連那男生長啥樣子都不曉得哩!終於在國三時,我終於見到這個男生了。說他帥嘛,是斯文白淨瘦高型,看起來不難看,但我老懷疑他跟他們班另一個男的是不是一對。這帥哥後來被我發現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是後話。

我一直很怕有一天自己的記憶會越來越模糊,甚至會擔心以後會不會懷疑起自己有些記憶到底正不正確,所以現在一直回憶,開始寫日記(不是部落格,是晚上趴在床上寫的)。我想把國三生活記下來,這是從高中以來一直想做的。我上大學時,甚至曾經想要將國三這段能力分班下的生活改寫成一篇小說,只是當我有那個意思的時候,考試制度老早就完全不一樣了,很難去引起什麼共鳴。趁著我還有餘力的時候,我希望能把以前能回憶的東西多少留下來。只是不知道我的熱度能維持多久,希望這一大串文章,能一直寫到正式去永春高中報到那一天,也就功德圓滿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