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又一直哭,一直哭,並不是又犯了傷春悲秋的毛病,而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倒霉,倒霉到我不知道是上輩子跟人結下很大的仇,還是我這輩子到廟裡燒香都不大虔誠的關係。

這就叫做「遇人不淑」吧。一開學因為跟別人都不熟,所以隨便就跟剛好坐在旁邊的人組成一組,這就是惡夢的開始。從此以後,報告內容從來沒討論過,在線上沒看到她幾次,就算看到了她也是早早就下線。跟她約了時間,時間到了她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才說忘記跟我有約。好不容易看到她上線她寫信給我,都是來催報告的。本來要給借她看的書她說不用,等老師問起這本書的內容時推說那是我的,結果我也沒看(這部份本來就不是我要看的),只好被老師罵一頓。兩個人的報告內容,我寫了十幾頁,她十頁不到,我多寫多錯多被罵。

後來我還是把那本她本來不認為重要的書借給她了,那是因為老師提到讓她不得不看。結果如上所言,約了時間要借她,她竟然打我面前走過去。後來終於把書交給她,第二個禮拜跟我講說她把書弄溼弄皺了,只好把書賣給她。

我們是第一組要報告的,在報告的前幾天我就一直等她上線跟我討論,等了一個禮拜,她沒上過線。寫信給她,上課時問她怎麼不回信,她說她沒收到啊,後來她就收到了,因為我寄了之後她沒開信箱。

因為我一直等不到她,那幾天我人真的很煩燥,半夜跟人聊MSN常常自己都邊講邊掉淚。我甚至也跟親近的老師抱怨過,可是最後想想還是忍耐下來。

我原本相信她其實本性應該不差,不是那種壞人。可是當我忍無可忍真的當面訓她時,她邊聽邊笑,覺得我在開玩笑。就在那一刻起,我覺得我要崩潰了。從此我很不想看到她,甚至不敢直呼其名諱。反正我終於了解了,只要我寫好我的部份,她寫好她的部份,這樣就好了,然後最好是交完報告後從此各不相干。

直到學期末,報告不得不交,就要趕快趕出來。她寄了信來,只提到要我趕快把東西交給她。難得見到她上線,也是提醒我要趕快交報告給她,當我想跟她多談一些報告內容時,她就說有事要下線。

我好不容易在星期天把報告趕出來寄給她,信中千叮嚀萬囑咐說我星期一下午一點要去監考,請她在早上九點前把報告再回寄給我,我必需要重新校對排版。結果我九點半起床,收信收到十點多,沒有就是沒有。打她手機,她手機沒開。打到她家,她家的人冷冷跟我說她去學校了。我愣了幾秒鐘,跟她家人說了聲謝謝就把電話掛掉。我坐到床上去,覺得很無力也很想哭,但是我在忍耐,想說或許我下午到學校可以堵到她,我可以花一小時把報告再重新整理一下。

下午我很快就監考完,趁他們下課時到研究室去想找她問清楚,順便試試學校的電腦。我在研究室裡看到她,我一直站在那裡等她跟我說清楚,但她就只是一直在跟別人討論,也沒注意我已經在那邊了。我想我終於崩潰了,我當場眼淚開始掉,可是又不能打擾別人,就趕快離開那裡了。

出了研究室以後,我在外面哭了很久,我不知道我到底是造什麼孽才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眼睛都紅了,可是沒辦法,還是去找地方整理我現有的報告。最後也沒有完成工作,就去上課。下了課我質問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只是笑著說她中午十二點就寄了啊,我跟她說我信裡有寫我要去監考,她說她沒看到啊,反正也只是在那裡道歉而已。

我只好去跟老師說我今天交不出來,老師也講了一個補交的期限。聽了之後,我安心多了。沒想到等我走到校門口,見到那個女人(抱歉,我真的不敢直呼她的名諱了),她竟然說她已經交給老師了,讓我立刻傻眼,看來她是趁我們下課到老師離開校門之前趕著印出來交的。

她能趕著交出去那是一片心意,可是她從來都不知道她就是因為報告裡錯字排版甚至基本的東西都會寫錯,我才堅持要拿回來自己修過再去交,不然要是老師以為我跟她一樣沒知識沒常識怎麼辦?我對她真的傻眼了,一時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會被她毀掉。

雖然一些人說,交了就交了,但我還是把她寄給我的最後檔案打開看過一次,果然慘不忍睹。我還是重新編排校對過一次,今天趕著一早拿去給老師。她裡面的錯誤不是我想像一小時就可以結束的,我為了校對她的部份趕到早上五點才睡。好在,更新的報告總算趕上老師在學校的時間交出去了。

後來,她有在MSN上跟我道歉,但她留一堆言的時候我正好在睡午覺。她說她報告多家務繁忙所以這次報告的事很報歉,我也不想跟她多說什麼,反正她也是上線丟了一堆話就閃人了吧。

要我原諒她嗎?我想很難。即使我還可以順利的唸研究所唸下去,但我覺得我對她已經有很深的心結跟樑子了。

我到現在還是會為我這次遇人不淑的事掉眼淚,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倒霉。或者說,我的一生就是一直在倒霉?

我,倒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