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感冒,常常會有愛睏的情形發生,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聲音也壞掉了。本來不太想去新生茶會的,尤其聽說要從早上十點弄到下午兩點半。但是想說早上還有主任訓話時間,所以明明不舒服,還是跑去聽訓話。

去了之後,我就很後悔怎麼不乾脆不去就算了。地點在中文所的研究室,場地狹小又開了冷氣,我窩在那裡又不好意思大咳特咳。身體不舒服是其之一,其之二是我覺得我跟其他「同學」是不能融合的。昨天去了七個人,五個是男的,然後又有一個是華梵來的,一個是口傳跳槽的。也就是說,有四個就是這次應屆的,他們又跟另兩個外來的好像年紀比較近,六個人就打成一片了。選班代也是啊,應屆的打打鬧鬧就完成選舉了,我根本就跟他們還不熟啊。

唯一高興一點的是,那個新的班代我本來覺得他有點吵,不過當某位「學姊」很殷勤的喊我「學妹」時,這位班代說:「什麼學妹,叫學姊!」,然後我想「學姊」她是很尷尬的又改稱我「學姊」。其實也沒很值得高興,總覺得「學姊兼學妹」的雙重身份,在現場也很尷尬。

訓話完畢後,「學姊」們弄來午餐,是一堆披薩、炸雞、可樂。如果我沒有隱疾的話,一定會暴飲暴食。偏偏就是有隱疾,再加上一個多月來雖稱不上健康卻已經比以前節制非常多的飲食習慣,看到那些東西時我真的已經有種達到「動心忍性」的境界,或者說反而看到還會有點反胃。我想他們昨天下午的行程應該就是玩大地遊戲或自我介紹那些吧,總之在那裡待久了身體實在不舒服,所以我什麼都沒吃就告退了。

總之去那裡就只有一個感覺:「尷尬」。我想往後有很多年又要繼續孤癖下去了,跟年輕人實在是很難打成一片啊,即使是跟那些「學姊」們也一樣。人過了二十五歲就會一直覺得離三十也不遠矣,但是二十二歲時會老覺得自己才二十出頭,這樣看來我跟他們應該是三十歲與二十歲的差別,大概已經有代溝啦……

總之,我也只是去聽完訓話,喝完一小杯茶就閃人,真是尷尬又空虛的迎新啊,我可能已經不適合再玩這種迎新遊戲了。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