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了唸研究所,花了三年的時間。當然這三年間,有很多事是不能為外人所道的。三年以後考上了,雖然是正取,但我自認僥倖心虛,感覺上是冥冥之中有些力量使然。但是能考上,著實讓人非常高興,囂張了好一陣子。

但是真正開始上課後,才曉得這是一切痛苦的開始。不知在哪裡看過這樣的理論:研究所的一個學分,可比大學部三學分。本來還覺得這說法會不會太誇張,現在想想還真是不錯。我明明只修了六學分的課,但辛勞程度還真的可比大學部十八學分。光是寫報告,態度就不能再和大學時一樣。也正因為還有些大學的習性,寫成的報告下場也格外淒慘,在上課時就被拿出來逐一批評。

上課時被慘批兩小時,不是想挖個地洞躲起來,就是想乾脆一頭撞死算了,當場真是覺得丟人現眼。不過還是得往好的方面想,能被批評也是一種成長,在報告被指出種種不當之處當中能夠改進,提升品質,這才是研究所的水準。而我其實一開始只是想把很多資料拼湊了事,自然破綻百出。

但是拼湊資料也並不是很容易的事,還是得博覽群書才湊得出來,於是光看書找資料就花不少時間,只是寫出來的仍是亂七八糟不成體統。這樣的生活真的很累,研究生並沒有那麼好當。奉勸所有目前還在猶豫的大學生應多加三思,是不是真的適合唸研究所,研究之道真的很苦啊。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