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自己打從上網尋找昔日同學下落起,從來都沒有主動與人相認過,即使九成九甚至打包票確定對方是自己認識、甚至以前是好友,但還是不會主動去留言。似乎就是一種自卑心作祟吧,因為自己長得跟以前差很多,覺得站出去是件很丟臉的事,即使能找到這些人,還是會猶豫一下要不要相認。

十年前,就是這樣,十年後亦然。很怕見人,擔心自己出錯,做什麼事總是畏首畏尾的。這個爛個性,就是十多年前被罵出來的。當那個時候大家圍著我指著我說我是個肥婆、母豬時,大概就註定我很難跟人敞開心胸了吧。從以前到現在,希望有朋友,但朋友很少。十多年後,其實打從內心很想念他們,卻始終不願意去主動出擊,生怕他們根本不記得我這個人了,或者他們並不把我當成一個朋友,而只是一個曾經往來過的泛泛之交而已。

這是昨天提及一個超不熟的主播小學同學後的有感而發。因為這個女主播,我開始google起以前小學很親近的幾個同學,是那種我們會互相到對方家裡拜訪那種交情的。其中有一個,她大學是學音樂的,成了一個音樂家型的人,聽起來還蠻有氣質的。我從前三四年級時跟她是在節奏樂隊認識的,沒想到五六年級時編在同一班裡,真是一種緣份。從她的無名中,可以看到她的好友裡有一個小學同學,點進去一看,那個小學同學也是當年跟我們同班,座號在我前面的那一個(我們生日很接近)。從前我們三個是真的會互相跑到對方家玩的,而她們兩個現在或許還是有聯絡,我看著看著還真想去相認一下,可惜現在沒有膽量。

之前曾經在PTT上與一個小學男同學相認,他的無名好友裡也有這位音樂家同學。男同學雖然跟我沒什麼特別的交情,但他在我的腦海裡有存有不少回憶,印象很深。既然我曾經跟這個同學相認,或許未來有一天,我也會再踏出一步,去跟音樂家同學相認吧。雖然我跟這位音樂家同學好像感情還沒好到換帖的程度,畢竟當時一同在樂隊四年之久,又是同班同學,多少也有點革命情感吧。

*          *          *

說到這裡,又要講起國中同學來了。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在google國中同學的下落,尤其是那個菜市場名多達五千多筆資料的,我從來都不認為網路上可以找到他確切的下落,因為一大堆榜單或是名單,但是那些應該九成九都不是他。沒想到卻意外的在我查另外的人名時,連到一個部落格,看到了他的名字。

那個部落格的主人,指名道姓的細數了幾位與過去同學的回憶。從這個人的年紀跟學歷來看,他跟我好像是同學校同一屆的。即使是菜市場名,但也不是那種「怡君」型的程度,應該還不到同一學校同一年會有很多同名人出現的情況。我一直在猜想,那裡面記錄的同學之一,會不會就是我一直想找卻找不到的人?想到這裡,心裡真的會有一點小小的感動。我找了一年,總算看到一點相關的蛛絲馬跡了。

即使裡面寫的,是他小時候的事,而且是不是同一個人也不能肯定(這是菜市場名莫大的缺點)。但畢竟那樣的他,是我不曾認識的(因為我覺得他做的事感覺蠻蠢的),有這麼一點小小的新發現(而且是十多年來的「重大」發現),雖然現在為了報告的壓力在頭痛不已,還是會讓生活多一點點小小的快樂。

歸蝶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